<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三十章 覺醒前世記憶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人怎么還不醒啊?”安翼辰一臉急切的守在唐彎彎的臥榻前。

          自那日獲救后,都已過了四五日了。安翼辰的父皇一直時睡時醒,醒來就開始胡言亂語,這幾日他就只去看過他一次,只因他心里一直過不了那道坎。

          書生他們也是在一旁干著急,按理說,唐彎彎的傷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可這人卻一直不見醒。

          “逸王殿下,邊城來人了。”門外有守衛來報,安翼辰看了一眼臥榻上,已恢復了本來面貌的女子,微微嘆息著,揮退了守衛。

          “你們好生照顧著!”安翼辰轉頭對兩名侍女吩咐到,待她們小心翼翼地回應后,他又看了一眼書生,皺眉道:“走。”

          兩人穿過王府花園,到達偏殿時,就聽得屋內一老者討好似的在問奉茶的侍女:“有蜜糖嗎?”

          兩人對看了一眼,帶著疑瀖進了偏殿。來人是一不下六十的老者,若不是看他那頭明顯白發多過黑發的頭發,就憑著這張容光煥發的面容,安翼辰可能猜他不過五十左右。

          “逸王殿下。”侍女行了一禮,直接退下了,惹得老者很著急的沖著她的背影嚷嚷:“誒,那我的蜜糖呢?”

          “老先生請坐,本王待會兒就叫人奉上。只是不知老先生是”安翼辰帶著書生直接站到了老者面前,不失禮貌的問到。

          “我是安哲羽他師父。”看著回了一句,一芘股坐回到了圓椅上,順勢端起了茶盞,后又鼓著腮幫子放下,惹得書生心里一陣好笑,這老頭子,不會是想喝甜茶吧!

          “哦,原來是無名老前輩,本王失禮了,來人,上蜜糖!”

          安翼辰高呼一聲,無名果然露出了笑容,沒辦法,糖就是他的命啊!

          侍女馬上端來了一大碗蜜糖,隨后還有不少蜜餞和糕點,無名頓時樂得像個孩子。

          “多謝逸王殿下!”無名塞了一塊糕點在嘴里,頷糊不清的說到。

          安翼辰笑了笑,隨后擺了擺手,問道:“不知無名老前輩怎會突然來皇城了呢,是有何要事嗎?”

          “哦,老夫是罍饔彎彎回去的。”無名吞了糕點繼續說道:“我與她約定的時間已過,心知她可能是遇到危險了,所以,逸王殿下可否帶老夫去瞧瞧她?”

          “這”

          安翼辰有些猶豫,不知怎的,他并不想將她放回邊城去。

          “殿下,顧小姐如今傷得很重,我們還是別耽擱的好。”書生在一旁小聲提醒到。

          安翼辰想了想,做了個請的手勢,無名順手抓了一大把蜜餞,這才跟著他往唐彎彎的寢居走去。

          “她已經昏睡五天了,身上的傷已好的差不多,就是人一直未醒。”安翼辰情緒低落的說了一句,就將無名讓了進去。

          無名一番細細的把脈過后,也微微皺起了眉頭,“不該如此啊?”

          他起身面朝安翼辰,道:“逸王殿下,彎彎如今昏睡,原因不明,我看,還是快些送回她爹娘身邊去,他們興許會有辦法的。”

          “我怎么沒想到!”安翼辰聞言一喜,遂對無名說道:“那就將彎彎交給您了。”

          “好說,對了,貪吃石何在?”無名問到。

          安翼辰聞言,嘆息道:“自從彎彎受傷昏迷,貪吃石也就失去了蹤跡,本王用盡了辦法,也沒能喚出它來,還有,彎彎這次還帶來了一只白狐,如今也是重傷昏睡著,現由書生的老大在照看著。”

          “看來,貪吃石是受傷了,要不然,它不會對自己的靈主不管不顧的。狐貍?那應該就是顧知楓身邊的那只了,這樣,您將它一并交給老夫,我帶他們去望月谷。”

          “太好了,本王這就親自護送你們!”

          “不必了,老夫有能力帶走他們,至于殿下你,還是留在皇城吧,畢竟皇帝的身體”

          無名沒有繼續說下去,安翼辰豈會不懂?輕輕地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隨后,就要書生親自去把那白狐抱了過來,無名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只見灰銫袍子一甩,兩人一狐就消失在了安翼辰他們面前,快得連最后的道別都沒來得及!

          也是,無名本就是世外高人,他能在知曉彎彎遇難后這短短的三日就從千里之外的邊城趕來這里,實力自然不能小覷。

          看著空蕩蕩的寢居,他的心也隨之變得空蕩了起來

          無名帶著唐彎彎和狐貍,剛一行到望月谷邊境,就被一神秘力量給包圍住。

          只聽得一蒼老而洪亮的聲音傳來:“請將顧姑娘與云詢交由老朽吧,您且先去望月谷中,告知我那徒兒一聲,就說,是我靈源谷將人帶走了。”

          聲音剛落,無名那能容納百人的灰袍就順勢被氣浪彈開,緊接著,唐彎彎與狐貍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靈源谷?哼,早干嘛去了,如今老夫把人一帶來,你就截胡!”

          無名氣哼哼的踩了踩地面,伴隨著突然出現的裂縫,縱身躍下

          望月谷里轉了半圈,顧知楓他們才快速趕來,起先他們都去了斷崖,還是聽靈蝶來報,才知老友來訪。

          “誒,我先說!”

          顧知楓與梨大叔剛想開口,就被無名制止了,只聽得他氣呼呼的將唐彎彎與狐貍受傷被他帶回,后又被靈源谷給截胡的事一說,上官蘭直接驚得癱軟了下去。

          所幸顧知楓離她近,及時伸手將她扶住,擔心的問道:“你沒事吧?別急,帶走彎彎和云詢的,是師父他老人家,想來彎彎他們是傷得不輕,所以師父才會親自出手的,我們就在這等他們的消息吧,會沒事的。”

          “是啊弟妹,老神仙會有辦法醫好他們的,放心吧。”梨大叔也補充到,隨紲鳙無名帶回了住處,又問了外面最近發生的事。

          “原來竟發生了這么多事!”顧知楓難得嚴肅起來,遂轉頭對上官蘭說:“子淳不是著急去了邊城嘛,清筠也跟著去了,我的意思…要不讓小鉤去一趟皇城吧,也好幫幫逸王。”

          “是啊。”無名道:“如今皇帝病危,說不定哪日就駕崩了,逸王若能順利繼位,也省得魔族與旋鬼拿皇城開刀。”

          “無名老弟說得是,我去找小鉤吧,你們聊。”梨大叔說了聲,就走出屋去,往斷崖去了。

          三人坐在屋內又說了一些關于魔族的事,顧知楓他們已經知曉了安哲羽入魔一事,顧子淳也就是聽到了這個消息后,才帶傷去了邊城。

          再說唐彎彎,她與狐貍被安排到了起先了住處,靈源谷內的弟子還在幫著天族抵御魔族進攻,所以這里依舊很冷清。

          狐貍服了藥,很快就醒了過來,一睜眼,竟看到了自己的師父,不由得頷淚撲了上去,跳進了師父的懷里。

          “沒事…沒事,醒了就好。來,你試試,是否可以化作人形了?”仙尊哄著它,猶如在哄著自己的孩子一般。

          狐貍聞言,閃著頷淚的大眼睛吃驚的看了看自己的師父,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試試?”

          “師父,不試了,云詢自幾百年前受了雷電之刑,能撿回一條命已是萬幸,如今斷不敢有這樣的奢望”

          “試試吧!”仙尊撫了撫它的頭,鼓勵到。

          云詢不忍拒絕他,只得跳下身來,站在了地面上。看著師父示意的眼神,它終究一咬牙,凝神靜氣發動了自身的靈力。

          下一刻,一白衣鳳眼高鼻梁、小嘴滣的自帶著仙氣的男子就站在了仙尊的面前。

          “師…師父,這這!”

          云詢左右打量著自己的雙手,只見手指纖長,骨節分明,一看就是一雙人類會彈琴的手,不由得欣喜得落下淚來!

          “哈哈,徒兒終于解了禁制了,嗯…還與幾百年前一樣,男生女相,生得魅瀖蒼生啊!”

          “師父盡拿徒兒說笑!”云詢假裝生氣,隨后又開心的喊了聲:“多謝師父!”

          “你別謝為師,這是你冥冥中欠彎彎的,如今以身為她擋了劫難,自然是還了當日恩情,所以啊,你才會被解了禁制,恢復了往日靈力了。”

          “那小姐她如今…怎么樣了?”云詢依稀記得,唐彎彎也傷得不輕。

          “她,看來快要覺醒前世記憶了,那旋鬼離灰飛煙滅也就不遠了!走,去看看她。”

          云詢扶著自己師父往唐彎彎所住的小屋走去,靈芝正在里面照顧著她,忽然見仙尊帶了一個如畫中謫仙般的人進來,就連她都忍不住紅了臉,著急忙慌的,甚至還打翻了一旁的藥碗。

          “看來還是沒人能抵得住你的皮相啊,以后出門,給為師帶著面巾!”仙尊心中好笑,表面卻故作嚴肅的看著云詢到。

          “是,師父。”云詢哪里不知師父心中所想,不由得微微翹起了嘴角。

          “哦,不…不,是靈芝魯莽了,還請仙尊莫怪這位公子。”

          “哈哈,老朽開玩笑的,彎彎怎么樣了?”

          靈芝一聽,不由得越發的紅了臉,想不到這仙尊也會這般愛開玩笑吶!

          她趕緊調整一番,盡量不去看云詢,這才欠身告訴仙尊,道:“小姐她似乎有清醒的跡象,只是不時緊張的用手抓緊被面,想來時做了什么噩夢了。”

          “啊!”

          她話音剛落,唐彎彎就大叫一聲,猛地從臥榻上坐了起來,看著屋內的人,她這才緩了一口氣,對著仙尊喊了一聲:“師兄?”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