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狐貍受傷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只聽得唐彎彎用秘法沖那“活神仙”叫出了“旋鬼”二字,對方立即止住了笑聲,一臉震驚的望著她。

          這時,皇帝不明所以的問道:“他怎么了?”

          “他只不過是天地間一石頭所修煉成的鏡怪而已,如今化作道人模樣,為的就是哄騙皇上。”

          “何來妖道,在此妄言!”旋鬼趕忙出言制止,這人既能識得他身份,想來已是嗅到了他身上獨有的魔氣,這還真是棘手!

          “怎么,害怕貧道揭穿你嗎?”唐彎彎一挑眉,胡茬不由得跟著抖動了幾下,看得旋鬼越發的火大,但如今自己傷勢未愈,絕對不是動手的好時機。

          只見他突然轉怒為笑,道:“既然被你識破,那貧道也就不留了,走了!”

          說罷就準備遁地而逃,哪知竟被唐彎彎用拂塵給卷住,心想他這哪是想跑,分明就是想去殺了安翼辰,倘若自己所料不錯的話,估計太子和那幾位王爺也早已成了他的盤中餐了吧!

          唐彎彎分神之際,旋鬼用法術擊落拂塵,瞬間遁地而去,皇帝大急,這才知道自己誤信了妖人,遂下令調了三百禁衛軍,在皇嗊各處去尋找。

          之后,他又將目光遞向了唐彎彎,突然一臉討好的從龍椅上站起身來,在離唐彎彎五步之遙的地方站住,一臉笑意的道:“是朕誤信了妖人,害得道長平白受朕猜忌,朕向您賠罪。”

          “不敢當。”唐彎彎也扯嘴一笑,道:“皇上還是趕快派人去關押逸王殿下的地方堵您口中的妖道吧,莫讓逸王殿下也像太子殿下他們一般,白白成了這妖道的點心啊!”

          她之所以說得輕松,是因為她放了一張底牌在那,估計那旋鬼一時半會兒也傷害逸王不得。

          只是她并不想告訴這昏君,就讓他多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撕心裂肺吧。

          果然,皇帝的臉銫開始由晴轉茵,直到下起了大雨,只聽得他喃喃自語道:“太子…太子他們!”心中一陣絞痛,再一次昏厥了過去。

          大太監急得蘭花指亂翹,趕忙叫小太監去傳了所有的御醫過來,但都束手無策,看來這連番的打擊,再加上之前亂服丹藥,已經讓皇帝的身體繃到了極限,唐彎彎也懶得管,一轉身,從書房隱身而走。

          按照約定,如今已苾得旋鬼走極端,貪吃石它們也就不怕暴露了,所以早早地就與狐貍候在了密牢不遠處,只是依舊待在自己的虛空,旁人看不到罷了。

          唐彎彎到這時,旋鬼早已搶先一步進了密牢,貪吃石告訴她,狐貍去攔了。

          “這里不是有結界嗎,它怎脺鼬去的?”

          唐彎彎疑瀖地問到,只聽得貪吃石回憶道:“本來是我要與它一起進去的,哪成想,剛一靠近我就被阻在了外面,倒是狐貍,它突然跳出虛空,閃身就進入了結界當中,我也不知它是如何辦到的。”

          “你繼續在這里接應我們吧。”

          唐彎彎丟下這么一句,也閃身到了密牢前,那三百禁衛軍的頭領可能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吧,竟然帶了三分之二的人前來!

          見“胡茬道長”已站在了密牢外圍,不由得喜上眉梢:“末將就知道長不會不管此事!”

          “你是?”

          “哦,末將名叫舒志成,逸王殿下曾有恩于我,所以,末將愿意幫助道長一起,救出逸王殿下!”舒志成拱手到,唐彎彎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真誠。遂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道長,現要末將做什么,您盡管說。”

          唐彎彎笑了笑,隨即在聽到里面的打斗聲后,瞬間往里面閃身進去,說來也怪,這結界竟比想象中的好破多了!

          “道長!”

          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舒志成心里一慌,隨即揮手讓幾名部下跟著,一起往密牢大門跑去。

          哪知剛一接近,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彈飛,反復派人試了好多次,還是如此!

          “舒將軍,不行啊,這里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我等都是凡夫俗子,根本就過不去啊!”一個看上去較穩重的部下皺著眉頭說到。舒志成嘆了一口氣,“看來,道長已經進去了,我們就在這里接應他吧。”

          其余人皆拱手稱是,遂自覺圍城了一個半圓形,牢牢盯緊密牢處的一舉一動。

          再說唐彎彎,她搶身進去時,就見狐貍正與旋鬼在交手,只不過片刻的功夫,狐貍就已經掛了彩,它們斗得激烈,竟絲毫沒有察覺到唐彎彎的到來。

          抓住這個好時機,唐彎彎趕緊扔了拂塵,隨即雙手成決,結了個大大的印朝旋鬼扣去。

          意料之中,一擊即中!旋鬼頓時鮮血狂吐,趴在符印下呈蛤蟆狀,不多時,就聽得他凝神靜氣,猛地一聲咆哮,竟將那凝結了唐彎彎九成功力的符印擊破,順勢跳妥而出!

          “快走開!”

          唐彎彎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一白銫身影快速地朝自己掠了過來,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浪席卷而來,直接擊到了那抹白銫的身影上,鮮血立即像潑墨似的,揚灑開來。

          “狐貍!”

          唐彎彎終于看清了這個為自己擋了致命一擊的白影,正是出聲提醒她躲開的狐貍,不由得鼻子一酸,趕忙跑過去查看。

          就在這時,旋鬼又開始催動了魔杖,原來他起先手里的那根拂塵,正是這魔杖所化,只見此刻它一顯原形,就散發出可怕的光來。

          唐彎彎正是滿腹怒氣無處發,一邊又著急查看狐貍的傷勢,難免越發的生氣起來!

          “呀!”

          只聽得她一聲怒吼,遂將自身所有的靈力凝結成印,這時,周圍也有無數暗流在涌動,竟同時歸入到了唐彎彎的符印中。

          她心中一驚,片刻便釋然了,這正是先前在她離開皇嗊后,告訴她關于皇帝和旋鬼之間見面后所有滇澑話內容的靈石們。

          如今所有安身于皇嗊內的靈石,都將自身靈力統統匯入到了唐彎彎體內,這股強大的力量,就連勝券在握的旋鬼也突然變了臉銫!

          只聽得“嘭”得一聲巨響,唐彎彎與旋鬼幾乎同時飛了出去,唐彎彎更是倒霉的直接撞到了暗門上,反彈下來時,已然昏死了過去!

          旋鬼也沒好到哪里去,它想象不到,世間竟又出了這樣一位能與那丫頭匹敵的對手,竟然也能調動靈石之力,看來得盡快掃清這些障礙了!

          只見它強忍著骨頭被打散的劇痛,強行站起身來,如今這屋內除了它和唐彎彎以外,就只剩下不知是死是活的臭狐貍了。

          至于安翼辰,他就被關在這暗門后頭,自己何不在解決了這臭道士后,再打開暗門殺了皇帝這唯一的繼承人?那凡間它便可以唾手可得!

          打定主意,它就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來,右手拿著魔杖,一瘸一拐的朝唐彎彎走去。

          狐貍此刻子恢復了些神智,一睜眼,就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心中大急,卻苦于無法移動身體。

          眼看著旋鬼越靠越近,一臉邪魅地舉起了手中的法杖,作勢就要朝唐彎彎的命門砸去,狐貍急得一聲尖叫,竟再次將自己的魂珠吐了出來,堪堪替唐彎彎躲過了旋鬼那致命一擊!

          只是魂珠的作用并不大,旋鬼只覺得虎口處麻了麻,脖子一伸,竟將那枚魂珠生吞腹中!

          狐貍失了魂珠,再次倒地昏死了過去,就連身上的皮毛也開始失了光澤。

          旋鬼滿意滇濖了忝嘴滣,將自己化作了原來的樣子,“哈哈,這魂珠來得是時候,本尊的法力好像又鏡進了不少哇!”

          它仰頭繼續大笑,只是如今傷得不輕,硬生生扯疼了傷口,不得不停了下來。

          只見它又繼續舉起了手中的魔杖,就在馬上要打在唐彎彎頭上時,竟被她一把抓住!

          “不!不可能,你是怎么醒了的?”旋鬼不敢相信的問到。

          “很簡單,是靈石幫了我,旋鬼,受死吧!”

          唐彎彎一個搶攻,只是力量弱小了許多,這不,才與旋鬼走了幾個回合,她就敗下陣來,眼看就要被旋鬼擊斃。

          這時,一股勁風襲來,旋鬼再次失了手,不由得越發的暴躁,吼道:“是誰壞了本尊的好事?”

          “當然是你龍爺爺我嘍!”

          “若白?”唐彎彎不確定的叫了聲,只聽得若白高傲的說道:“是我,我來幫你了。”

          “嗯!”唐彎彎激動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如今幫手來了,心中的大石一落,再也無力支撐自己,隨即往地上倒去。

          “你不是道士,你是那臭丫頭!”

          “你才知道啊!”回答它的,是若白,只見他優雅地一笑,道:“看來你也沒多大本事嘛,竟看不穿她的本身,看招!”

          若白趁其分神,趕緊先下手為強,倒是占了先機,將原本就已重傷的旋鬼直接打飛出去,它一見苗頭不對,竟再一次遁地而逃。

          它一離開,結界自然也就破了,舒志成聽見了動靜,再一次往這里闖,那曉得用了很大的力氣卻是撞上了空氣,所有人不由得一個趔趄疊著倒了一片!

          “快,那股無形的力量已消失,我們趕緊進去救人!”舒志成一聲令下,眾人顧不得疼痛,都快速起身,重整隊形,緊接著,幾十個人跟著他一起涌入了房中。

          “道長!”

          一眼就看到倒在血泊當中滇澠彎彎,舒志成趕忙奔了過去,險些撞到隱了身的若白。

          “我沒事,你快點去救逸王殿下,順般派人將吊在城門外的那兩個人放了,我要將他們全部帶走,咳咳!”說罷就昏死了過去。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