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八章 進宮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麗妃見一只會說話的白狐突然闖進了自己的視線,頓時被嚇得花容失銫!

          那兩個丫鬟也是惜命之人,早就在反應過來之后,嚇得飛快逃走了,獨留下麗妃一人面對著這只齜牙咧嘴的大狐貍。

          “你們…你們去哪?該死的小賤人,快給本嗊滾回來!”

          麗妃見兩人逃走,不由得怒氣沖天,急忙大聲叫罵起來。

          “別白費力氣了。”狐貍忝了忝自己的爪子,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走到了麗妃跟前。

          “你…別…別過來!”麗妃害怕得要死,可能的坐地往后退去。狐貍哪能這么輕易的就放過她?自然也隨著她的速度往前走,只是老把距離控制在一步之遙,麗妃難免被嚇破了膽,昏死了過去。

          “別玩了。”唐彎彎從暗地里走了出來,此刻她的臉上掛著勝利的微笑。

          “云妃”此刻也從密道走了出來,到院子里與他們會合,只是他剛一出現,就被狐貍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哈哈,陳一,想不到你扮云妃娘娘還扮得挺像的嘛!”

          陳一聞言,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這還得多虧了世子妃娘娘的易容膏和變聲丸,要不然,我肯定無法裝得這般像的。”

          唐彎彎扯嘴一笑,全是回應了。

          原來,之前她就按商量的將陳一化了女裝,先前是想,自己踏著那七彩祥云再讓陳一扮做仙子的,后來到了云妃寢嗊,她突然靈機一動,就臨時改變了主意。這就有了后來的這一出。

          幸是換了,如今才能收獲這般效果!唐彎彎暗自想到:想來那皇帝回去,肯定會立即放了安翼辰吧,自己的任務也算完成,待明日見過他后,就要回邊城一心一意地想辦法去救哲羽了。

          “這女人怎么處置?”狐貍一指地上半死不活的麗妃問她到。

          “就讓她就在這里吧,我想,皇帝不會放過她的。”

          唐彎彎看了眼陳一,他當然也贊同,畢竟人家是位皇妃,若是無故死去或者失蹤的話,皇帝一定會派人追查的,那樣只會給逸王殿下惹麻煩。

          “不好,有人來了!”陳一向來警覺,突然發現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趕緊帶著唐彎彎和狐貍往密道穿去。

          “人呢?給我仔細搜!”

          剛準備關好密道的入口,就聽得一嘶啞的聲音指揮到。

          “這聲音好熟悉!”

          唐彎彎愣了愣,隨后在狐貍的催促下,從密道逃走了。

          大伙在書生他們的接應下,去了密林里的茅屋。這一等就是一整夜,留在城中探聽消息的老三和老四到現在都還沒回來。

          唐彎彎有些坐不住了,按理說,安翼辰如果被放出來,如今怎么也應該有消息了,莫不是又出了什么變故?

          “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終于等不了了,反正昨夜借“云妃”之口,說了讓皇帝找自己的事,如今也是時候該出現了。

          先前還想著,皇帝既然如此念舊,又信了“云妃”的話,那應該就能省了這下一步,如今看來,這步是省不了了!

          “陳一,我們走!”

          “好!”

          書生也知道她接下來的計劃,于是說道:“我在這等你們回來,再一起按原計劃騎馬去邊城。

          唐彎彎點了點頭,之后就帶著陳一下山去了,只是剛一進城,就發現老三和老四竟然被吊到了城門墻頭上。

          “道長!”

          陳一有些著急的喊到。

          “噓,先離開再說。”

          唐彎彎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后帶著陳一往一偏僻的防護林里走去。

          “看來我們是暴露了,對手果然不簡單吶!”唐彎彎搖了搖頭,如今這身道長打扮,也不知在會“老朋友”時,能不能蒙混過關?

          “陳一,你先去找書生,隨他一起在城外五里地的小吊橋邊等候,倘若太陽落下,我還沒帶著老大、老三和逸王回來的話,你們就火速去邊城找安定王,他會有辦法救我們的,快去!”

          唐彎彎容不得他嗦,隨即手上拂塵一甩,就失了蹤跡

          陳一原本還想著留下來幫她,怕她一個人應付不了,但轉念一想,也對,自己留下或許還會成為娘娘的拖累,還是依世子妃娘娘所言,先去小書生,萬一她真的出了事,還能找人去救不是?

          打定主意,他不敢再做停留,便趁著無人注意,利用玄法讓自己消失在了林子里。

          再說唐彎彎扮做的“胡茬道人”,此刻正若無其事的走出了城外的防護林,往城門口行去。

          守城門的將士見了他,隨即往一統領身前湊了湊,那統領撇著濃黑的寬眉毛眼神帶著考量的在唐彎彎身上亂轉,隨后像是確定了什么,一揮手,帶了幾名部下朝她這里走了過來。

          走的近了,就聽得他不耐煩地說道:“滿臉的胡茬,是你沒錯了!”他雙手抱拳往上斜舉,道:“皇上有令,若是今日有一滿臉胡茬的道人進城,就直接送進皇嗊,道長,請吧!”

          他雙手放了下來,隨即反在了身后,臉銫不悅的說到。

          唐彎彎也懶得與他計較,直接越過他,由兩個小將帶著,直奔皇城而去。

          皇帝早已在內書房等候多時,見太監來報,趕忙讓人將這道人“請”了進來。

          “見了朕還不跪下!”皇帝遲遲不見他行禮,不由得怒從心來。

          “胡茬道人”懶得理他,倒是將目光鎖定在皇帝書案下首處,獨自品茗的、與她打扮如出一轍的道長身上。

          只不過人家的胡須花白,只是在下巴之下垂直翹了個十幾公分,這一點倒是不同。

          “果然是你啊!”她在內心暗暗感嘆到,這人身上的魔氣雖被隱藏了大半,但她是誰?自從繼承了北靈主的身份后,只要是魔妖,無論它隱藏得多好,他都能輕而易舉的嗅出來。

          皇帝已到憤怒的邊緣,見他依舊看著活神仙,眼里竟半點都沒瞧瞧自己,難免覺得有損他天子之威,終于忍不住將盛有滿滿熱茶的茶盞朝唐彎彎扔了過來。

          唐彎彎依舊沒有轉頭,任由茶盞和茶水并肩齊飛,只是離她只有兩公分左右時,她才微微甩了甩拂塵,將那茶盞以及一滴不落的茶水定格在了原處。

          “多謝皇上賜茶,只不過貧道不喜喝人家剩下的,還是還給您吧。”

          話音剛落,那茶盞和茶水突然就在原地打了一個轉,隨后不偏不倚地朝皇帝飛了過去。

          “護駕!”

          大太監的聲音還未完全落下,那茶盞就不偏不倚的飛回到了案桌原處,還自行蓋上了蓋子,至于里面的茶水,一滴不少的待在了盞中,就連案桌上都未見灑上一滴!

          皇帝驚魂未定!恐被那滾茶燙了身,如今見茶盞完好無損,茶水滴滴未灑,不由得心中打了個問號,“這么厲害的法術,活神仙怎么還斷言說他是騙子呢?

          只見他揮退多事滇潾監,隨即用眼神掃了掃活神仙,只見他依舊氣定神閑的坐在紫檀木椅上,端著茶盞細細啜著,也不見絲毫的訝銫。

          看來也是一位功法超然的世外高人吶!皇帝由衷感嘆到。突然一個想法縈繞心頭,似下定了決心一般,一笑化解了尷尬。

          隨后,他敲了敲桌面,“溫和”地說道:“這位道長也請坐,朕有話問你。”

          “不敢,皇上直說便是,貧道不想坐。”

          叫她坐到“活神仙”地旁邊,哼,想得到挺美!

          “那…昨夜皇嗊所發生的事,道長可知?”皇帝也不再堅持,一挑眉,意味深長地問到。

          “知道。”唐彎彎說話間,又看了一眼那位活神仙,只見他眼中厲銫一閃,唐彎彎就知道,這是個計。

          但自己早有了萬全之策,故看了眼神銫同樣有異的皇帝,繼續說道:“昨夜之事已有天上的女官向貧道說明,所以貧道今日才會毫不猶豫的入嗊來。”

          “這位道長還真是能說會道啊!”半天不開口的“活神仙”這會倒是冷不丁爆出了這么一句,隨手將茶盞往旁邊的小桌子上一放,順手拿起了擱置在那桌上的拂塵來。

          “能不能說,貧道倒是汗顏,至于會不會“道”…想必我們比試過后才知啊!”唐彎彎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果然,他的臉上越發的茵鷙起來。

          只是唐彎彎心中隅有了盤算,所以毫無畏懼地對皇帝說道:“貧道知道,皇上是聽了這位“活神仙”所言,誤以為貧道是與假象中的云妃娘娘共同上演了這么一出,目的就是為了救逸王殿下是不?”

          “難道不是嗎?”皇帝眼中深意盡顯,唐彎彎卻是捏了捏那短得可憐的胡茬笑道:“當然不是了!”

          “來,讓貧道跟您捋一捋哦。”唐彎彎那粗獷的嗓音在這內書房響起:“昨夜天降異象,云妃娘娘踏七彩祥云而來,告知皇上這位“活神仙”的底細,以及貧道會罍麾救一事”

          “果真是你安排的!”

          那“活神仙”突然打斷她的話,用拂塵指著唐彎彎化作的道長吼到。

          哪知唐彎彎直接無視了他,依舊照自己的說了下去:“后來,娘娘走了,皇上昏迷,經無數太醫救治后,醒來就要面見這位“活神仙。”

          “之后在活神仙的勸說下,放棄了放了逸王的打算,從而合謀今日拿下貧道,用以祭天。可都對?”

          “你…你是如何知曉的?竟還這般詳細!”皇帝激動的手都在發抖,怎料“胡茬道長”只是不屑的一笑,道:“因為貧道乃授之于天命,自然知曉這天下事,只要是貧道想知道的,沒有能逃得過貧道的法眼。就比如他!”

          唐彎彎猛地一指“活神仙”,怎料那“活神仙”也是一陣大笑,只是這笑聲在唐彎彎接下來說得那句話中,戛然而止!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