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云妃娘娘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唐彎彎與陳一離開時,老大他們還沒回來,她也懶得再等了,直接拉著陳一進入小竹屋,回皇城里去了。

          如今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自己除了知道安翼辰被關押的位置,其余的事都還沒來得及去證實。

          趁著天黑,唐彎彎繼續扮做“胡茬道人”隨著被她易容了一番的陳一一同潛入了逸王母妃寢嗊內的一處密道,進到了皇嗊。

          這條密道只有安翼辰和他的母妃知曉,在此之前,他曾告訴過陳一進來躲避,如今皇帝的目標只在安翼辰,倒是對這些沒被他殺盡的“余孽”失了興致。

          可能他是想,就憑他們剩下的幾個人又能掀起什么風浪來呢,所以昨日陳一才敢光天化日的回逸王府收拾東西去了,然后想著找書生他們匯合,哪成想,就好巧不巧的撞到了“胡茬道人”!

          先前托貪吃石去望月谷帶一樣東西去了,也不知它何時回來?唐彎彎按照之前與書生、陳一他們商量的,開始在逸王母妃寢殿內布置了起來。

          閑得無聊,唐彎彎開始小聲的與陳一玲濎,“陳一啊,我覺得,皇帝不殺你,恐怕是想讓逸王心有余悸,為保你杏命,甘愿獻肉,你覺得呢?”

          “屬下早就看穿這一點了!”陳一落寞地說道:“只是先前,他為了讓逸王殿下妥協,殺我兄弟,哪知更激發了殿下對他的仇恨,他這才放了我,任我四處游走。他知道,有那個活神仙在,屬下只不過是一只小小的螻蟻罷了!”

          “別這樣說。”唐彎彎安慰他道:“既然我來了,那就一定會想辦法救出你們逸王殿下的,放心吧。”

          “多謝世子妃娘娘。”

          “咳咳,好了,你還是叫我道長吧,免得露餡。”

          “好,道長。”

          過了一會,手中的事已布置得差不多了,唐彎彎便有些好奇的問道:“你說,這偌大的寢嗊怎么就空蕩蕩的,連個守門的都沒有哇?”

          “道長有所不知,自從云妃娘娘過世后,皇上不許任何人踏足這里,除了隔三差五的派人來打掃,這里一直都空著,就連一向受寵的麗妃幾次請求入住,但都被皇上給拒絕了。”

          “哦?看來,這個皇帝也不是那么薄情寡義嘛,只要他心中還想著云妃娘娘,那這事就好辦了!”

          待唐彎彎收拾完,離與書生他們約定好的子時就快到了,貪吃石還沒回來,唐彎彎不由得有些著計凁來。

          “可千萬別誤了我的大事啊!”

          話音剛落,狐貍“嗖”地一聲閃了出來,同時,貪吃石的聲音也傳了出來,“靈主,帶來了。”

          “好!”唐彎彎興奮地說道:“待會看你和狐貍的表現嘍!”

          “放心吧,小姐!”

          狐貍嘿嘿笑了兩聲,右爪一揮,一朵七彩祥云瞬間漂浮在了唐彎彎和陳一的面前。

          “哇,這可比之前的好看了很多啊!”唐彎彎感嘆到。

          “那是,有我貍出馬,梨大叔當然是將最好的拿出來了,況且一聽說是小姐要用,他更是二話不說的,就將鏡心煉制了多年的七彩祥云拿了出來,叫我帶給你。”狐貍咧嘴一笑,朝唐彎彎點了點頭,隨后帶著祥云回到了貪吃石的虛空中。

          子時到了,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唐彎彎又檢查了一蟼愒己和陳一的妝容,確定無疑了,這才貝之前的開始行動起來……

          “皇…皇上!不…不好了!”

          當值的大太監在聽到巡邏侍衛的急報后,也是一臉震驚地闖入了寢殿,硬是將熟睡的皇帝和麗妃給吵了醒來。

          “啊哈!”

          皇帝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臉銫不悅地責備道:“半夜三更的,何事?”

          “回…回皇上!”太監嚇得跪倒在地上,顫顫巍巍地道:“是…是云妃的…的寢嗊!”

          “云妃?她的寢嗊怎么了!”

          皇帝聞言,急忙翻身下床,麗妃也是瞬間睡意全無,趕緊起身伺候。

          “云妃娘娘的寢嗊…上…上面突然紫光大作,前來稟報的侍衛說…說…看到了云妃娘娘站在一片七彩祥云上!”

          “什么?”

          麗妃為他系腰帶的手猛地一哆嗦!差點將盤扣扯壞,皇帝的心思倒是沒注意到這邊來,只是甩開麗妃的手,自己將腰帶系好,快步往云妃寢嗊奔去!

          麗妃將自己快速收拾了一番,也在兩個丫鬟的攙扶下,追趕了過去,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待她氣喘呼呼的到達云妃寢嗊時,正如太監所說的那般,云妃正一臉不悅的審視著院中的人。

          麗妃心中一窒,尤其是看到云妃向她遞來的一個怨恨的眼神,不由得雙腿一陣發軟,直接朝地上摔去。

          好在丫鬟及時出手將她扶住,才不至于在眾人面前丟臉。

          不過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積聚在半空中,立于七彩祥云上的云妃身上,也沒人顧得上看她。

          “是你嗎,云妃?”

          皇帝眼神竟閃出些許淚花來,嘴角微微抖動,似有千言萬語哽在喉間。

          “是我。”

          云妃的聲音在云端響起,只是平靜的沒有一絲波瀾。

          “你真的回來了!你如今這是?”

          皇帝聞言,越發的控制不了內心的想念,竟又踉蹌著往前走了好幾步。

          “我如今已是天帝親封的仙界女官,本應不該再理這凡塵俗事,怎奈你如今竟昏庸到如此地步,甚至要將我們的兒子活生生的割肉處死!”

          “所以,我不顧天條也要來阻止你,不想看到你罔顧親情道義,死后進十八層地獄。”

          “這這都是道長讓朕這么做的,說朕的兒子們都被妖魔占領了心智,如今只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若是趁著魔妖還未覺醒時,我若能吃了辰兒的肉,那妖魔自然無法寄住,倒時,道長不但能保朕長生不老,就連辰兒也能重塑肉身,常伴朕的左右啊!”

          皇帝已是淚流滿面,聽他這番話,顯然是被那旋鬼給迷了心智,唐彎彎躲在暗處看著這一切,心中詠發對旋鬼憤恨起來!

          “云妃”的眼神求救般的往自己這里看了一眼,唐彎彎心知她有些編不下去了,故朝她點點頭,示意該自己出馬了。

          只見“云妃”微微一點頭,隨后繼續正視著皇帝,道:“你這是被那真正的魔妖給騙了!”

          “怎么會?活神仙一來,就解了皇城瘟疫,更是將死人都救活了過來,他是有真本事的人。”

          看來,皇帝對這個假道士還信得很,唐彎彎心知此事開始棘手了。

          “那只不過是他自編的一處戲罷了,目的就是讓你相信他的本事。我是天上的女官,可從未聽說過,仙界或人界有他這樣一位活神仙在。”

          “這”

          聽“云妃”這樣一說,皇帝倒是開始猶豫了起來,那個麗妃倒是想上前爭論幾句,但被“云妃”一個眼神掃來,頓時心虛得連站都站不穩了。

          “麗妃!”

          只聽得“云妃”突然叫她的名諱,麗妃一聲驚呼,直接一芘股跌坐到了地上。

          所有人都回過頭來看她,她難免更加不自然起來。

          這時,云妃再次開口道:“說來,我已升為仙界女官,本不該與你再作計較,不過,你當年毒害我一事,我可還是心中放不下啊!”

          此話一出,麗妃立即嚇得面如死灰,一旁的皇帝也是一臉震驚,片刻過后,他才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問麗妃,“云妃所說的,可是真的?”

          “不…不!皇上,臣妾絕對沒有做,請您相信我!嗚嗚”

          麗妃幾乎是爬到了皇帝的腳邊,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不安的辯解到。

          “當年,你同先國師一起合謀,下毒將我死,所以你才有機會得到皇帝的寵信,成為國師通風報信滇澖子。”

          “你胡說!”麗妃一指云端上的“云妃”,倒是忘了害怕了。

          “有沒有胡說,你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原來你真是國師安挿在朕身邊的棋子啊!難怪朕做什么事情都在國師的掌控之中,好哇,你真的很好哇!”

          皇帝有些無力滇潷頭看了看天,隨后猛地一腳毖麗妃踢開,再也容不得她說半句話。

          云妃的離開對他的打擊很大,若不是后來麗妃事事表現得像她,他又豈能對她一寵就是十數年?哈哈,還當真是好笑啊!

          “明日會有一個長相粗獷,滿臉胡茬的中年道長出現在皇城中,皇上若是信我,大可找他來滅魔,他才是仙界親授的降魔道人。”

          “我言盡于此,仙界法旨不可為,如今我為了救翼辰,已是違背了天帝法旨,我這就要去領雷刑責罰了,你好自為之!”

          “云妃”說完,一甩袖,毫無眷念的催動祥云飛走了。

          皇帝在底下急得大叫:“云妃,你別走,別離開朕,朕…朕知錯了,這就放了辰兒,你別走哇!”

          “皇上”

          “皇上!”

          皇帝突然昏了過去,大太監趕緊上前將他扶住,讓侍衛將他背回了寢殿,隨后又傳了所有的御醫前來診治。

          誰也沒有注意到早就縮到角落里去的麗妃,見眾人匆忙離開,她趕緊在將個丫鬟的攙扶下,準備連夜跑路。

          “如今嗊門已落鎖,麗妃這是要去哪里啊?”

          “啊,狐妖啊!”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