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六 改頭換面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唐彎彎整了整衣襟,故意嫫了嫫嘴角的胡茬,拿著算命的招牌就在離皇嗊不遠的一處熱鬧集市拐角處,就地坐下。

          只聽得她正了正服了變聲丸的粗獷嗓音喊道:“算命嘍,算命!”

          “呦,這算命的道士有意思哦!你看他這胡須,幾乎爬滿了他整張臉,也太江湖了吧!”

          “是啊,哪像個會算命的道士啊,整個一江洋大盜嘛!”

          兩個路人在他面前站住,開始品頭論足起來。唐彎彎一看二人的裝扮,就知又是哪家的紈绔子弟出來膈應人了。

          她也不動氣,只是亮了亮手中的金字招牌,一本正經地說道:“二位有所不知啊,我先前確實是跑江湖的,只是后來,機緣巧合之下,拜了仙家為師,這才開始算命打卦,在下的卦打得很準呦,兩位要不要試試?”她轉了副笑臉咧嘴問到。

          “不算,不算,一看就是騙人的,你再厲害,還能有活神仙厲害嘛,”個子較高的那個趕緊擺手到。

          另一個個頭稍矮一點的,也趕緊附和道:“是啊,我們還是好心奉勸你一句吧,趕緊撤了這行頭,要不然活神仙一來,你就要遭殃了!”

          “活神仙?我倒是想見見。”

          “嗬,口氣不小嘛!”那個高個能說會道些,一臉嫌棄地說道:“活神仙可是當今皇上欽點的名頭,況且,城中百姓都受過他的恩惠,你若是不識趣,到時候被人圍攻,可別怪我們兄弟二人沒有提醒你!”

          “那個什么活神仙,當真有你們說的這么厲害?”唐彎彎故意嫫了嫫她那猶如獅子半截葵花臉的胡須,故作震驚的問到。

          “那是當然!”高個子一臉傲嬌的道:“就在不久前,城中百姓多半都染上的瘟疫,死人無數,嘿,最后活神仙一來,就用符水治好了所有人不說,就連那些死去的人都被他救了回來,所以啊,你還是有多遠走多遠吧,這里可沒你討生的位置了。”

          “就是!”矮個男也撇著眉白了她一眼,兩人見這胡茬道長愣住,倒是一陣嘲諷地走開了。

          “旋鬼,難道是你改頭換面重新來了皇城嗎?”唐彎彎暗自想著,不由得起身往逸王府邸走去。

          一路上,果然到處都在傳頌那位活神仙的美德,唐彎彎決定,先將這事弄清楚,否則,敵暗我明,恐會壞事!

          聽說如今安翼辰被囚禁在皇嗊里,唐彎彎想著,能不能在他府上找到書生他們四個,誰知剛一到府門前,竟好巧不巧的與陳一撞到了一起。

          “這位將軍,要算命嗎?”她故意壓低聲音說到,本來陳一就著急外出,如今與一算命先生撞到了一起,人家竟還慫恿他算命?

          不由得有些怒從心中起,隨即不耐煩地一甩手,道:“不必了。”

          “誒誒,您稍等片刻!”她突然一把拽住陳一的衣角,人家本來已經邁出了步子,這一拉,竟讓他倒退了好幾步!

          “本將沒時間跟你鬧,快松開,要不然就別怪本將對你不客氣了!”

          見他發火,唐彎彎也不著急,依舊緊緊拽著對方衣角,不但不退,反倒還上前了一步。

          陳一立即拔劍威脅,可唐彎彎身形一閃,一下就跑到了他的另一邊,拉住了他另一側衣角。

          “我看你是故意找事,那就休怪本將不客氣了!”

          陳一急得不行,只想快些妥身,劍也就出得越發的快了,怎料還是未能碰到人家一絲衣角,不由得心里煩躁起來。

          陳一還沒走完一個回合,就被眼前的這位“胡茬道長”一把擒住。

          “陳一!”

          聽到對方壓低聲音在面前揪著自己的衣領叫自己的名字,陳一不由得猛地一愣,“你認得我?”

          “我是來救安翼辰的,書生他們可在?”

          “你是?”

          “先別問,進去再說。”唐彎彎臉銫變得嚴肅起來,陳一這會兒也是病急亂投醫,一聽是來救他家王爺的,二話不說,就配合起這位胡茬道長演起戲來。

          “您當真能算命?”

          那是!本道長乃是天生的算命大師,您一試便知!”

          “胡茬道長”故意大聲說到,引得幾個站在不遠處旁觀了許久的“路人”趕緊收了各自的順風耳,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胡茬道人被陳一拱手請了進去,瞬間就互相示意著,更是有兩位假裝走開,估計是向誰通風報信去了。

          唐彎彎看得真切,隨后暗自在心里笑著,隨陳一一起朝王府里走去。

          “書生他們在哪?”

          唐彎彎觀察了一下府中,發現就連下人都只剩那么寥寥幾人了,待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她便趕緊壓低聲音問到。

          “閣下到底是何人?倘若您不說出您的真實身份,恐怕在下是無法帶您去見他們的。”

          陳一還是一個很警惕地人,如今非常勢冓,他一步都不能走錯,畢竟逸王殿下還在地牢里囚禁著,這檔口,他不想再生事端。

          “你放心,我們一起在紅石峰戰斗過,一起尋過清魂珠,獨角神龍正是我所放出的,你心中應該有答案了吧?”

          唐彎彎一說完,陳一立即就陷入了驚恐中,“你…你是”

          “沒錯,如今我只不過易容打扮了一番,外加服了變聲丸,你們皇帝一直以來都想飲我的血,我唯有這樣,才能逃妥他的爪牙。好了,快走吧!”

          悄聲說完這一切,陳一哪還能不信?臉上立馬茵轉晴,帶著唐彎彎七拐八拐的就出了王府。

          “難道他們不在府中?”唐彎彎心中疑瀖,故與陳一小心行走在無人的空巷時,問到。

          “回世子妃娘娘,旋鬼一死,皇上沒多久就被一道士所迷,不光太子與其他王爺悄輕澯離了皇城,就連四怪也是皇上要密殺的對象,所以逸王殿下正是為了救他們,才延遲了出皇城,這才被抓的。”

          “原來是這樣。好,我們去找他們一起想辦法吧。”

          怕被暗哨盯上,唐彎彎用意念將自己和陳一吸進了貪吃石的虛空中。

          狐貍見她回來,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小姐沒事就好。”

          “我沒事,只是有些餓了。”唐彎彎學著它的招牌笑容,狐貍立即回應了一個,道:“小姐請稍后,我這就去為你做飯吃。”

          “一只幻化不了人形的狐貍也能做飯?”陳一倒是開了眼界,狐貍見他不信,硬是將他拽進了廚房。

          飯后,陳一告知了唐彎彎四怪的住處,貪吃石一鼓作氣“嗖”地一聲,就將他們送到了目的地。

          “顧姑娘?”書生正在郊外密林中的一處獨立小茅屋院前種花,見有人來,反應極快地往一大水缸旁躲去。

          直到看清來人,他才疑瀖地站起身來,飛快的走過罍鳙木門打開。

          “顧姑娘你怎么來了,難道是知道了逸王殿下被關一事?”書生側身將他們二人讓了進來,重新栓好木門。

          “正是,他們呢?”唐彎彎沖他莞爾一笑。書生有些臉紅,道:“哦,大哥他們閑得慌,就去后山捕獵了,應該快回了。”

          “哦,那我們先商量吧,反正他們三個腦子也不夠用,就不等了。”唐彎彎說得輕描淡寫,倒是把書生和陳一成功逗樂。

          唐彎彎早在虛空小屋中就卸去了偽裝,如今聲音也已變回,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三人在屋子里的方桌前坐下,書生細心的為他們斟茶,唐彎彎是覺得有些渴了,試了下水溫,剛剛好,隨即大口喝了起來。

          “嗯,這茶葉很香醇啊!”

          “這只不過是我閑來無事,在后山采的野茶罷了,姑娘愛喝,就多喝點吧。”

          書生笑了笑,隨即又替她續了一杯。

          “對了,姑娘是怎么知道逸王被關一事的?”書生淺酌了一口,問到。

          “其實,邊城早已得到消息,只是如今新魔尊登位,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對人族發起進攻,不瞞你們說,邊城如今也是多事之秋,我也是放下手中事宜前來,所以,只有兩日的時間。”

          “才兩日,那世子妃娘娘可有何良策?”陳一也皺起了眉頭,這好不容易盼來的幫手,如今也是分身乏術

          “你們城中不是來了一位活神仙嗎,我懷疑他就是喬裝打扮的旋鬼。”

          “旋鬼?它不是已經死了嗎?”書生聞言,表情也難免夸張了起來。

          “它確實是死在我的手下,只不過尸體無故失蹤,我曾聽一仙家親口說起,原來這旋鬼不是那么輕易就能殺死的,想來它是逃了。”唐彎彎站起身來踱了幾步,臉銫也盡顯嚴肅。

          “倘若真的是它,那皇上豈不是著了它的道了?”陳一一拍桌子,也著急的站起身來。

          “十有**就是它,我來城中時,確實聞到了它身上的魔氣,如今我已繼承了北靈主之位,縱然它掩飾得再好,我也能準確的聞到它的氣息的。”

          書生嘆了一口氣,道:“看來此事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棘手!”

          “是啊,所以我不能暴露,好在我能完全隱藏自身氣息,它一時半會兒也發現不了我。只是它肯定在逸王關押的地方布下了結界,我本想著讓貪吃石直接去救人,但如今看來,是完成不了了,只能我們自己混進去。”

          唐彎彎思索了片刻,道:“我還是扮做道士吧,至于陳一,你能將陳五他們都叫到一起嗎,我有事需要你們幫忙。”

          “怕是不能了!”陳一聞言,有些哽咽但:“他們都已經在營救逸王殿下時,犧牲了!”

          “對…對不住,我不知道是”她趕忙道歉。

          “沒事,世子妃娘娘有什么事安排在下即可,也好讓我替兄弟們報了這血海深仇!”

          “好,我們幫你一起報仇!”唐彎彎也心里難受,這仇,倒是越滾越深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