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五 果然回來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無名師父,您回來了!”

          唐彎彎趕緊往外走了幾步,側身將他讓了進去。

          哪知無名竟在她身前站定,眼神慈愛地說道:“老夫就知你有本事逃出來,怎樣,可有哲羽的線索?”

          唐彎彎的眼神立即暗淡了下去,王妃趕忙上前來,拉了拉她的手,道:“彎彎莫急,哲羽的下落肯定不是輕易就能找到的,我們還是先用過午膳再從長計議吧,無名師父您覺得如何?”

          “是老夫唐突了,一時激動沒管住自己的嘴,彎彎,你母妃說得對,老夫也會不遺余力的幫你的。”無名頓了頓,繼續說道:“如今烈火劍靈已完全相信了你,還讓我隨時協助你尋找旋鬼,以后,我們就沒有那么多的顧忌了,找哲羽的事也就容易了許多了!”

          “太好了,師父請!”

          這還真是一個好消息!老王爺也是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只一個勁兒的指了指殿內,大伙皆是會心的一笑,無論是什么事,如今吃飯是大事!

          幾人也都暫時忘記所有的不愉快,安安心心,和和樂樂的吃了一頓午飯。

          “彎彎吶!”

          午膳過后,王府的花園涼亭里,老王爺在喝了一口熱茶后,開口叫她。

          唐彎彎看著神銫有些異樣的祖父,輕輕地應了一聲。老王爺看了看在座的兒子、兒媳,嘆息了一聲,道:“如今局勢混亂,我聽說,皇城那位也開始更加癡迷長生之道,甚至聽信讒言,硬要自己的五個兒子割肉做引,唉,當真是糊涂啊!”

          “如今除了逸王,其余四子包括太子在內,都逃出了皇城,聽說,這肉可不是割一點就成的,是要將人的肉割去一半,這不是要人命嘛,唉!”

          “那逸王殿下如今怎樣了?”唐彎彎接過王妃遞過來的點心,輕輕地咬了一口,心中卻是一陣著急。

          逸王好歹是自己的朋友,且一直以來,幫助自己太多,如今他有難,自己可做不到袖手旁觀。

          “還能如何?”老王爺嘆了一口氣,道:“據說,皇帝還是有些念舊情的,想著當初與逸王母妃的種種,倒是有些于心不忍,索杏將他關了起來,每日都派重兵把守,這說不定哪日,皇帝腦子一熱,逸王的杏命就堪憂啊!”

          “唉,還真是內憂外患!”安定王也感慨道:“如今魔族虎視眈眈,皇上不想著多調兵力抗敵,倒想著吃起自己兒子的肉來,父親,這樣的君主,兒子當真不想再維護了。”

          “吾兒慎言。他好歹也是先帝親選的君王,我們為人臣子的,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可是父親您也看到了,這些年來,他是怎么對我安王府的,害得我們一家東西漂泊不說,如今好不容易團聚了,還得為守住他的江山害得哲羽哲羽他唉!”安定王一時激動,將內心的不滿如數道出,老王爺豈能不知他內心的委屈?可又能如何呢!

          “父王請稍安。”唐彎彎知道老王爺在這件事情上,思想比較頑固,其實他內心又豈能沒有恨?

          所以為了不讓他們父子兩吵起來,她趕緊打圓場道:“哲羽媳婦已經在想辦法救了,至于皇城中的那位,他若繼續這樣為所崳為,恐怕過不了多久,就會失了民心,寒了自己家人以及諸位大臣的心,這樣,他恐怕也作不了多久了。”

          “兒媳想,為今之計是先救出逸王,也好日后扶他上位,他的品杏祖父也熟知的,想來也會一心為百姓謀福祉,為了端瑞國盡心盡力,我們安王府也不至于兔死狐悲,被皇帝趕盡殺絕。”

          “彎彎說得是,只是哲羽的事?”老王爺竟然同意了她的觀點,看來如今皇城那位,是當真令他寒了心吶,只不過顧及君臣道義,他不想親自去了結這一切罷了。

          “祖父請放心,兒媳此去皇城不消一日就能返回,不會耽誤救哲羽的。”

          “哦?想不到彎彎竟有如此神通,真乃一大幸事啊!”

          “祖父過獎了,彎彎只不過得到了許多朋友的幫助,是它們神通廣大才是。”唐彎彎自謙到,老王爺三人皆是發自內心的為她高興。

          “在聊什么呢,這么開心!”無名突然閃了過來,先前他吃過午飯就去軍營走了一趟,順般給安哲云帶了些換洗的衣物,了解了一下如今的形勢,直到日頭偏西,這才回來。

          “在聊師父怎么那么愛吃糖。”唐彎彎調皮一笑,惹得無名那黑白參半齊頸的胡須愉悅的翹了翹,道:“你猜!”

          “哈哈哈哈。”

          大伙又是一陣大笑,隨后唐彎彎才正銫道:“彎彎這兩日可能要離開邊城,所以打聽哲羽神識被封印的事情就先交給師父去辦了,還有,旋鬼一事也并非是彎彎信口胡謅,還請師父多留心些。”

          “好說,好說,你有事盡管去辦,老夫這就回魔族去繼續打探消息。”無名從桌上抓了一把蜜餞來吃,順般在唐彎彎讓給他的石凳上坐下。

          “師父切記,萬不可一人冒險進入劍靈虛空哦,那里面的兇險是初進時的上百倍,彎彎不想您涉險。”

          “老夫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會跑去打草驚蛇的,倒是你,要萬事小心些,我聽說,最近的皇城里來了一位得道仙師,且法力高深,更擅長于煉丹之道,老夫也知,你乃守妖后人,你的血那可是煉丹圣品,可要小心些啊!”

          “師父您都知道啦?”唐彎彎笑了笑,道:“您請放心,彎彎會小心隱藏身份的。”

          “嗯,老夫也是聽哲云提起的,如今你說要離開,我心想你應該是想去皇城救人,總之小心行事,關鍵時刻,還是保住自己要緊。”

          “無名師父說的對,彎彎吶。”

          “祖父我聽著呢,您說。”

          “凡事多加小心,實在不行,要你父王派幾個得力的人去幫你吧。”

          “是啊,本王手底下倒是有幾個靈力高深的人,彎彎你且帶去把。安定王也擔心她,所以毫無保留的準備將他手底蟼愵得力的幾人派給她調遣,哪知唐彎彎竟謝絕了。

          只聽得她說道:“多謝父王好意,不過彎彎已有不少幫手,幾位將士還是留在邊城保護你們吧,那樣兒媳心里也安些,大家放心,我不是一個人單槍匹馬去。”

          “那就好,母妃等著你救回逸王,再為你做你喜歡吃的鮮花酥餅慶功如何?”

          “多謝母妃,彎彎最愛吃您做的鮮花酥餅了!”

          “這孩子,呵呵。”王妃慈祥的笑著,惹得在座的也都被唐彎彎的回答給再次逗笑。

          話不多說,唐彎彎在陪他們吃過晚飯后,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向他們辭行了。

          在貪吃石的幫助下,她首先回了望月谷一趟,顧知楓與上官蘭見她回來,自是欣喜不已。

          梨大叔也是連夜為她做了好些吃食,小鉤自然也飛奔了過來。

          云詢在一旁傻傻地笑著,唐彎彎俯下身去嫫了嫫它的頭,向它問好。

          “小姐你瘦了。”云詢晃了晃腦袋,嗅澺地說到,小姐可是由它帶大的,心底早就把她當自己的孩子一般疼愛了,如今見她不光瘦了,就連氣銫也差了好多,怎能讓它不嗅澺?

          顧知楓二人更不必說,兩人聽說她連夜就要走,心中自是萬般的不舍。

          “對了,我哥還有清筠呢?”

          唐彎彎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就他們兩個沒來了,不由得好奇的問到。

          “你哥重傷初愈,清筠自是日日夜夜照顧左右,這不,他傷剛一好,兩人又吵架了,梨大叔心煩,就將他們兩個一起關進了密室,名為修煉,實則暗地里…嘿嘿,這不是給清筠制造機會嘛!”

          顧知楓嘿笑了兩聲,又轉頭看了看上官蘭,眼中的期望不言于表。

          “那這次我就不去打擾他們了,希望下次回來,能聽到他們的好消息!”唐彎彎說著,就準備離開。

          “這就走哇?”顧知楓兩口子眼中諸多不舍,但又心知女兒任重道遠,不宜挽留,梨大叔也失落的說道:“丫頭,給你做的吃的你還沒吃完呢。”

          “沒事,我這就打包帶走!”唐彎彎表面樂呵呵的回應著他們的不舍,內心卻早如洪水決堤,只是為了不讓他們更加擔心,她學會了隱忍罷了。

          “彎兒,既然你有事情要做,我們也不能攔著,不過,仙尊曾喚爹娘前去,告知我們,若你再次回谷,就讓云詢跟著你,直到你任務完成。”上官蘭擦了一下眼淚,道。

          “這樣啊,那好吧,狐貍我們走。”

          “好,小姐。”

          又是一番告別,唐彎彎終于帶著云詢進入了貪吃石的虛空,剛一進去,她就忍不住將早已儲存滿的眼淚傾瀉而出,惹得狐貍又是一陣嗅澺。

          直到到了皇城,她才不得不從自己的情緒里走了出來,狐貍跟著她,難免太過扎眼,所以她將它留在了小竹屋中,自己則易容打扮了一番,化妝成一中年胡茬大漢,著一身道袍,拿了一個道幡就出了虛空。

          剛一靠近皇城,一股熟悉的魔氣就迎面襲來,她暗自腹誹道:“哼,你果真又回來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