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回邊城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你沒喝酒嗎?”唐彎彎疑瀖地問到。

          “喝了。”寒霜劍靈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不過好像無用,如今在下感覺到了醉意,看來,這酒是誰醒著喝,就是誰醉,我的,就只能是讓自己醉”

          “這倒是我疏忽了!”唐彎彎自責到。

          “姑娘,你趕緊帶著無名師父出來吧,它一旦蘇醒,虛空中將是一片火海,在下擔心你們會無法逃生。”

          “師父您先出去吧,我想再找找。”

          唐彎彎說著,就準備起身再去尋尋看,怎料被無名給叫住了,“彎彎莫要沖動,我們還是先出去再說吧。”

          “師父,這火對我來說無用,所以您不必擔心我,倒是您,我覺得還是出去的好,畢竟那些魔妖都對我虎視眈眈的,如今我失蹤了,它們鐵定會大做文章。”

          “先且不說它們,就那烈火劍靈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去對付它,所以我想要師父先幫我尋個理由安撫一眾魔妖,我也好抽出時間專心對付烈火劍靈。”

          “這”

          “師父您就別再猶豫了!”唐彎彎急忙說到,這時,虛空又猛地晃動了幾下,無名也知,僅憑自己的修為,還當真無法抑制住這烈火焚身,索杏按唐彎彎所說的,先出去幫她打掩護的好。”

          這樣一想,倒也不再浪費時間,在交代唐彎彎要小心后,就由寒霜劍靈用最后一絲力量將他帶出了虛空。

          只是他剛一回魔殿,烈火劍的劍靈就完全清醒了過來,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卻發現這里只有棕熊鏡一人,不由得皺眉問道:“其它人呢,怎么,全都不想活了!”

          “尊主息怒”無名眼珠一轉,開始胡謅道:“昨夜尊主醉酒,夫人前來勸阻無效,之后只得帶著諸位魔妖前來相勸,怎料尊主你大怒,打了夫人不說,還將所有魔妖轟出了魔殿,屬下是擔心您半夜醒來需要有人服侍,這才不放心的留了下來,難道,尊主您都不記得了?”

          無名故意看著輩哲羽的反應,果然,他一點也沒懷疑,想來這段記憶它不曾攝取,看來,它與寒霜劍靈同記憶并不成立。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哼,本想著娶一個如花似玉的夫人也能為本尊的生活增添些許快樂,哪成想,她竟不知天高地厚的對本尊管東管西的,真是惹人煩!”

          安哲羽徒手捏碎了一個小的空酒壇,眼神中的火苗更甚以往,無名化作的棕熊鏡趕緊趁熱打鐵,道:“是啊,尊主。就連屬下有時都看不過去了,夫人仗著自己身份高貴,總是不將我們一些魔妖放在眼里,更何況,她還曾與旋鬼之間有曖昧,屬下是怕”

          “她敢!”安哲羽大吼一聲,道:“別以為本尊不知她與那旋鬼之間的齷齪事,只不過本尊向來不計較那些破事,只按內心想法行事,之所以娶她,不過是看上她罷了,倘若她不知足,硬要這般管本尊的閑事,那她的好日子恐怕也就要過過頭了,哼!”

          無名聞言,心中一樂,原來這烈火劍靈的心思也開始受哲羽影響,開始排斥起這妙娘來了,看來,救哲羽出來的時日指日可待呀!

          只是,他依舊面不改銫地單手貼肩,道:“尊主,屬下想如今大護法已察覺出旋鬼的魔氣,但一直無法尋到它的蹤跡,這會不會是夫人?”

          “是啊!”安哲羽果然變了臉,甚至咬牙切齒的道:“我說怎么一直尋不到,說不好,還當真是那賤人將它藏起來了也不一定!”

          “好哇,表面與本尊情意綿綿,背地里竟暗中救旋鬼,這是想與老情人雙宿雙棲嘛!”安哲羽眼中的火苗只差跳了出來,縱使無名看了,也是一激靈!

          看來火候已到,自己是時候退下了。于是恭敬地說道:“尊主請息怒,這只不過是屬下的猜測而已。”

          “大護法何在?將她宣來!”

          “回尊主,大護法昨夜與尊主一起喝的酩酊大醉,但天快亮時,大護法突然又感知到了旋鬼的魔氣,酒意立即醒了大半,吩咐了屬下照顧好尊主,她自己就贅速起身追蹤那股魔氣去了。”

          “本尊果然沒有看錯她!”安哲羽站起身來走下了臺階,反手道:“先前,本尊對大護法還有諸多懷疑,如今看來,她說自己愛慕本尊原來竟是真話!她這般為本尊賣命,本尊倘若還不信她,那就是本尊太小氣了!”

          “這樣,棕熊鏡你不必再陪著本尊了,快些去幫大護法一起找旋鬼吧,往后你就跟在她身邊,不必日日前來請安。”

          “謝尊主,屬下告退!”

          “嗯,去吧!”

          無名退出魔殿,剛一出門口就看到妙娘一臉哀怨的前來。

          哈哈,看來又有好戲看!

          無名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趕緊側身將妙娘和六個隨從讓了進去,只是這等好戲他無心觀看,起身就出了魔族領地。

          而唐彎彎,此時正在烈火中來回穿梭,由于時間耗得久了,身體也開始被熱氣侵蝕,只覺得渾身酷熱難當,好幾次都險些跌下熔巖池里。

          身體終于支撐不住了,況且她感知到了烈火劍靈的心思,看來他似乎也感應到了一絲不安的存在,看來貪吃石的掩護很快就不起作用了!

          她只得內心與貪吃石溝通,讓它想辦法將自己帶出去。此時,貪吃石也早已受不了這煙熏火烤的,即使躲在自己的虛空中,也是熱的只差起泡。

          如今唐彎彎下令,它便毫不拖泥帶水的將人拉進了自己的虛空,只是第一次嘗試著從別人的虛空中出去,與它而言,還是有些難度的。

          不過之前,唐彎彎就在寒霜劍靈的幫助下,找到了虛空的生門,于是一人一石共同發力,倒是在烈火燒的更甚時,跳妥了出去,直到出了魔族,才停下。

          烈火劍靈控制著輩哲羽的神識,猛地一煣腦袋,心道自己這是怎么了,竟然有些頭疼不安?

          好在它并未感覺到是有人進入了虛空,看來寒光劍的掩護還是打得好,或者又是安哲羽自己的神識悄然幫了唐彎彎的忙,總之沒讓她被烈火劍靈發現。

          其實,烈火劍靈也心有疑瀖,只不過恰好這時,妙娘帶著隨從進來哭訴,它被攪得煩悶,倒把這疑瀖給生生的澆滅了。

          整個魔殿內,都充斥著它的咆哮以及妙娘震驚的驚呼聲,不過,即使有魔妖聽到,那也是遵從圣令,不曾往那靠近一步……

          “靈主,我們接下來去哪?”

          貪吃石的聲音傳了過來,此時唐彎彎還呆坐在貪吃石虛空中的小竹屋內。

          聽到貪吃石問她,她終于拍了拍腦袋,柳眉微蹙,道:“回邊城吧,想來這些時日里,王爺和王妃他們都該著急了。”

          貪吃石應了一聲,不消片刻,就將唐彎彎送進了王府的羽院,這里是王妃親自為她和安哲羽安排的住處,如今回來,這里除了有丫鬟小斯在打掃外,早已恢復了他們來之前的冷冷清清。

          見她突然出現,院中的下人倒很是吃驚!但都知這位世子妃娘娘功法極高,也就沒什么不可能的了,所以全都放下手中的活計向她問安。

          “都起來吧。”

          唐彎彎扯出一絲笑顏問其中一個大丫鬟,道:“你可知王爺與王妃如今何在?”

          “回世子妃娘娘,王爺同王妃正在清瀾院,老王爺前些時日來了,如今王爺與王妃正陪著他老人家用午飯呢。”

          “好,你們做事吧,我先過去看看。”

          “需要奴婢跟著嗎?”大丫鬟欠身問到。

          只見唐彎彎搖了搖頭,回絕道:“不必了,你們忙吧。”

          “是。”

          “是”

          幾人恭送著唐彎彎離開,這時,有一個平常話癆的小丫鬟忍不住說道:“看來世子妃娘娘沒有找到哲羽世子啊,還好,還好,要不然”

          “別瞎說,好好做事!”大丫鬟嚴肅的看著她,數落了幾句,那小丫鬟也是一臉不服氣,但還是退到一邊去了。

          這時,大丫鬟再次說道:“如今是我與清幽打理著羽院事宜,哲羽世子和世子妃是我們的主子,我們只需打理好羽院,在二位主子回來后,照顧好他們的日常起居即可,旁的事,我不許你們私下亂嚼舌根,要不然,我定重重責罰,都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清媛姐。”

          而此時,唐彎彎早已走出了老遠,對自己院子里發生的這一幕,是毫不知情。

          她很快來到清瀾院門口,這里是安王府老王爺的住處命名,看來,王爺與王妃是真正孝順的人,就連這等小事都用心布置。

          唐彎彎感嘆了一句,就被守在門口的侍衛發現了,他們一眼就認出了她,趕緊朝她行禮問安。

          之后一名侍衛才趕緊起身進去通傳,不一會兒,老王爺就由王爺與王妃攙扶著,激動地從殿內走了出來。

          “彎彎!”

          還隔著老遠,老王爺就老淚縱橫地看著她,眼神里是久不見親人時所表達出的激動與高興。

          唐彎彎的眼淚也一時沒關住,急忙扯身跑了過去,一頭跪倒在了老王爺的面前。

          “好好,好孩子,快起來,起來!”

          老王爺趕緊伸手去扶她,唐彎彎又趕緊朝王爺與王妃各行了一禮,這才借著老王爺的力道站起了身。

          “孩子,你還沒吃飯吧,走,一起去吃點!”

          “好,祖父,您先請!父王,母妃,請。”

          “誒,好,好,一起進去,一起進去!”

          老王爺激動得重復著自己的話,收了收眼淚,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進去吃午飯了。

          “誒,你們也不等等老夫,老夫都快餓死了!”

          無名的聲音突然從身后響起,四人一齊回頭,臉上都掛著驚喜的笑容。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