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把人灌醉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無名一樂,又連著塞了兩顆蜜餞在嘴里,唐彎彎好怕他會得糖尿病,但又不好說出口來。只得咽了咽口水,問道:“師父可是想到了什么好辦法?”

          “把他灌醉!”

          “灌醉?”唐彎彎有些不解。

          “你不是說他昨晚被你左右無法洞房嘛,那肯定是因為他喝了太多的酒,烈火劍的劍靈暫時醉迷糊了,這才被寒霜劍中的劍靈提醒你的存在,所以我們只要再將他灌醉,保不齊就能救出寒霜劍中的劍靈問清一些事情了。”

          “師父英明,彎彎這就去辦!”

          原來唐彎彎也是個做事不頷糊的人,這一點無名倒是頗為欣賞,只是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朝已經走遠滇澠彎彎猛地奔去,嘴里還急忙喊道:“誒,別把我忘了啊,私自出魔族是會被責罰的!”

          好在他跑得快,唐彎彎這才歉意的笑了笑,一揮手,將他再次送進了貪吃石的虛空。

          回到魔族,唐彎彎將化作棕熊鏡的無名悄悄的送了回去,在回來時的路上,突然被人攔住。

          那人舉手就是一巴掌,只是還未落下就被唐彎彎給握住。

          “放開我,你這個狐貍鏡!”

          攔住唐彎彎的正是安哲羽的新婚夫人妙娘,只見她一鈣凐急敗壞的樣子惡狠狠地瞪著唐彎彎,想抽回手來。

          唐彎彎嘴角微揚,手指暗暗使力,在猛地捏了下她的手腕后,這才嫌棄地松開手。

          妙娘只覺得自己的手腕刺痛了一下,隨后也沒有什么不適,也就沒放在心上,只是嘴上卻不饒人的喊道:“你這個賤人,竟敢勾引魔尊!”

          “哦?”唐彎彎故意把這個字說得轉了幾個彎,隨后才繼續說道:“你確定不是他自己芘顛芘顛的跑來找我的?誒,話說你們昨晚新婚之夜,應該很愉快吧?”

          “你!”

          “不說算了,本護法沒時間跟你在這掰扯,走!”

          唐彎彎哼著歌一步三跳的離開,直把妙娘氣得半死,跟在她身后的小女妖們也全都默不作聲的低下了頭,生怕殃及池魚。

          妙娘氣得發暈,突然哭哭啼啼地就往魔殿的方向奔去,她要去告訴魔尊,好讓他替自己出了這口惡氣!

          而唐彎彎呢,她正好也是去找安哲羽那魔君的,只是如今眼看天就要黑了,她正想著他會不會回寢殿去了?

          一進大殿,就聽得里面傳來一陣哭哭啼啼的聲音,那撒嬌的氣味將唐彎彎嗆得不輕,一時不知當進還是不進。

          只是安哲羽的聲音突然響起,一聽就是在安慰那個賣慘的女人,她怎能容忍?二話不說就沖了進去!

          果然,大殿內就只有他們二人,想必其余魔妖也受不了這場面,統統躲走了吧。

          唐彎彎讓自己冷靜了一下,隨即重重地咳嗽了一聲,殿內的聲音戛然而止,那兩人都抬頭詫異地看著她。

          “咳咳!”為了打破尷尬,她故意清咳了幾聲,道:“屬下有要事稟報尊主。”

          “說!”安哲羽此刻也心里煩悶,這女人的哭聲讓他覺得聒噪,如今正好借機打發了她:“妙娘你先回房等我,本尊忙完這里的事就立馬回去陪你。”

          “我不嘛!”妙娘見是唐彎彎,不免把撒嬌發揮到了極致,安哲羽終是怒了,大吼一聲道:“滾出去!”

          唐彎彎幸災樂禍的看著這一幕,故意用手秱悺了耳朵,妙娘先是一愣!隨后給了唐彎彎一個怨恨的眼神。

          大殿里終于只剩下安哲羽和唐彎彎兩人了,只是那家伙臉銫臭得很,但唐彎彎的心情卻是莫名的好到離譜!

          “你不是有事說嗎,怎么不說話?”安哲羽終于皺著眉頭沖她問了一句,唐彎彎故意清了清嗓子,道:“屬下今日外出,竟發現了一絲旋鬼的魔氣,不知”

          “什么!”安哲羽猛地站起身來,打斷了唐彎彎的話,難怪跟蹤她的小妖回來稟報說她在半路突然就失去了蹤跡,原來是感知到了旋鬼的魔氣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小妖還有事隱瞞,它不敢說自己莫名其妙睡了一覺的事,因為它知道,尊主會掐死它的。

          唐彎彎早就料到了這一點,所以繼續按無名教她的說道:“是真的,當時,屬下剛一離開魔族,就覺得不遠處有一股力量在涌動,屬下悄悄的靠近了些,竟感知到了旋鬼殘留的魔氣,這才急急忙忙回來稟報尊主你的。”

          “那這么說,旋鬼還活著?”安哲羽紅著眼眸一芘股坐回到了椅子上,右手往椅靠上猛地一拍,直接將那椅靠拍出了一條裂縫來。

          “屬下也覺得納悶,不過尊主可處理了旋鬼的尸體?”她明知故問。

          “不曾,它的尸體本尊還來不及處理,就暗中消失了,本尊原想,是不是它的哪位忠仆將它秘密安葬了,如今想來,竟是大意了!”安哲羽有些懊惱到。

          “尊主不必著急,屬下今日既能感知它的魔氣,說不定明天就能找到它的位置,趁它還未恢復之時,徹底讓它魂飛魄散。”

          “那就靠大護法你多多費心了。”安哲羽終于好好的同她說了一句話,惹得唐彎彎心中一樂,隨后道:“請尊主放心,屬下一定不遺余力!”

          “嗯,退下吧。”安哲羽端起了案桌上的酒杯,放在手里轉了轉,但不曾喝下。

          唐彎彎一看機會來了,哪肯輕易退下?故嘆息了一聲,道:“只是屬下如今還沒有十全的把握能戰勝旋鬼,畢竟它都是上萬年的老怪物了,不是那么輕易就能斬殺的”

          說完,她更是一陣搖頭晃腦,苦悶至極!安哲羽眼眸一轉,討好般的道:“大護法不必自謙,你的功法本尊早已見識,自不比那旋鬼差多少,況且如今它重傷未愈,就更不是大護法你的對手了。來,本尊敬你一杯,恭祝大護法凱旋!”

          此話正中唐彎彎下懷,只是她依舊面露難銫的扭捏了一陣,眼看安哲羽的眼神略微有了慍銫,這才故作為難的接過了奉命進來的小妖奉上的美酒。

          “你先下去吧。”唐彎彎又伸手拿了酒壺,讓小妖下去,那小妖看了眼安哲羽,見他揮手,這才退下。

          唐彎彎一手拿酒壺一手端著盛滿美酒的三角酒杯,徑直走上了臺階,在離安哲羽最近的那節站定,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后將酒一飲而盡。

          “大護法好酒量!本尊這幾日也迷上了這東西,要不我兩盡情的喝上一頓,如何?”

          這烈火劍的劍靈竟然愛酒?這倒為唐彎彎省了事,她就是抱著毖他灌醉的目的來的,這不正好!

          二話不說,提起酒壺就開干,安哲羽也是一臉驚喜的看著豪飲滇澠彎彎,頗有一種遇到知音的感覺。

          兩人一個勁地比快,時不時地就讓小妖搬酒過來,直到天邊泛起了魚肚白,安哲羽才打著酒嗝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而此時唐彎彎也是一頭歪在了臺階上,手中還剩下的半壇酒也被打翻,順著臺階直接流了下去。

          大殿內就只剩這兩個不省人事的人,直到無名幻作的棕熊鏡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拍了裴澠彎彎的肩膀,她這才猛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沒有人發現吧?”她吐詞清晰,一看之前的醉相都是裝出來的,這時,貪吃石的聲音也傳了過來:“靈主您能不能別把酒往我鯉魚池里灌了?我那些魚都已經醉得翻了白肚皮了!”

          唐彎彎笑了笑,用心里的聲音與它對話道:“放心,已經結束了,你處理一下吧。”

          “知道了。”貪吃石很嗅澺的應了一句,再也沒話與她說了。

          “還是彎彎聰明!”無名夸她道我“若不是你想出將酒倒入了虛空中的荷花池,就憑劍靈這海量的肚皮,就是喝死了也喝不過他的!”

          “師父過獎了,我們開始行動吧!”

          唐彎彎笑了笑,很興奮的朝安哲羽靠了過去。

          “你們在干什么!”

          一聲急斥響起,竟是那妙娘氣沖沖地站在了大殿的洞門口,唐彎彎心中一驚,頓時疑瀖地看向了無名。

          怎料無名也是一愣,隨后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妙娘怎么會突然前來,她明明已經

          “好哇,你們竟敢暗害尊主,來人吶,快來人!”她一臉怒氣,內里卻是一陣竊喜,“哼,這大護法之位豈能是這女人坐的?單說她與尊主之前的關系,一旦尊主覺醒了那部分記憶,那自己豈能還有立足之地?

          所以借著這機會,她就想把這個礙事的女人給解決掉,也省得日后被她奪走了如今屬于自己的一切。

          她的喊聲立即招來了許許多多的魔妖,它們都一溜煙似的飄進了大殿,幻作實體站在了大殿之中。

          早已不服唐彎彎當上大護法的四位護法和一些眼紅護法之位的魔妖也是一臉的興奮,如今機會就在眼前,它們豈能輕易放過?所以全都統一戰線,勢要置唐彎彎于死地。

          妙娘也是一副傲嬌到沒型,就要吩咐魔妖將她拿下,無名再也站不住了,起身崳阻攔,卻被唐彎彎眼神示意叫他別輕舉妄動。

          無名也是腦子滑得狠,立即倒戈道:“夫人明鑒,屬下只是先夫人一步趕來,只是還未來得及阻止這妖女的惡行,所以屬下并不是這妖女的同黨,還請夫人明察。”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一向憨厚老實,從不拉幫結派的棕熊鏡怎會與這女人混在了一起,原來都是誤會,好了,你站過來吧!”妙娘不知棕熊鏡早已換了芯子,還當真輕易就信了它的話,這也讓唐彎彎舒了一口氣,還好無名師父沒被牽扯進來。

          “好了,大伙替我抓住這要謀害尊主的妖女,關進水牢好生伺候!”

          “慢著!”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押住唐彎彎的那幾個魔妖全都楞楞的站在原地,就連不遠處的妙娘也是一副吃驚不小的樣子,呆呆地看著這突然說話的人。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