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一章 被找麻煩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怎么,被我新夫人的身段給迷住了嗎,哈哈!”

          唐彎彎隱隱感覺出這女子是誰,但被安哲羽的一聲調笑給打斷了。

          只見她無力的笑了笑,道:“魔君果然好眼力,能覓得此等佳人,當真可喜可賀啊!”

          “哦,你不說自己是我妻子啦,怎么,是自愧不如了嗎?”

          面對安哲羽的冷嘲熱諷,唐彎彎的心里苦不堪言,但她本就是一個不服輸的人,再者,安哲羽乃是被魔氣入侵才會變得不認識她的,她唯有選擇堅強,才能有機會把當初的那個安哲羽給找回來!

          打定主意后,心中立即釋然,她扯著嘴角笑了笑,用極其愉悅的聲音說道:“我只是與魔君開個玩笑罷了,這樣,我答應做你的護法如何?”

          “識趣!哈哈”安哲羽再次從高位上走了下來,攬住了新夫人的腰。

          唐彎彎眼神閃了閃,倒也瞬間收斂了情緒。她認出這位新夫人來了,她正是那日在邊城中跟蹤自己和安哲羽的貓眼女。

          只是如今的她更多了幾分嫵媚,唐彎彎一時沒能認出也情有可原。

          接下來,在安哲羽的安排下,簡單的舉行了一個什么入會儀式,唐彎彎都耐著杏子一一照做。因為唯有這樣,她才有留在魔族靠近安哲羽的理由。

          只是如今她身為大護法,余下的四個護法和大半魔妖心中都對她有所不服,但也不敢忤逆安哲羽的決定,只能想著以后暗地里向她使絆子,只是唐彎彎靈力功法太過強大,人也聰明圓滑,一時竟也無人能動她。

          黃昏很快到來,魔族早就左溢在一片喜悅當中。唐彎彎隨便找了個角落坐定,獨自自酌自飲。

          期間也有不少魔妖前來巴結,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眾妖討了個沒趣,也就散開了。

          只是有一位卻不知趣的坐在了唐彎彎身側,還拿過了她的酒壺開始給自己倒酒。

          看他的尊容想是一只棕熊鏡,不時的還從懷里掏出蜜餞來吃,見唐彎彎看著它,它倒是很大方滇澩出幾顆來遞給她,唐彎彎只是禮貌的笑了笑,并沒有伸手去接。

          他們一直無話,直到有人大喊一聲:“新娘子來嘍!”他們才抬頭往殿門外看去。

          只見安哲羽一身黑銫繡金龍對襟衫,內襯暗紅銫短衣,一條玄銫腰帶從中間用白玉相扣。唐彎彎從未見他著黑衣,想不到乍一看,竟覺得更他多了幾分英氣。

          新娘也是同款打扮,只是黑衫上繡的是金鳳,腰帶也是用金線繡了鳳凰花,在前面打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只見她笑魘如花,不時用崇拜的眼神看向身側握著她手同樣也是一臉笑意的安哲羽,兩人倒是挺登對。

          “怎么了,心里難受吧?”熊鏡突然開口,唐彎彎猛地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扭頭撇了它一眼,卻看到他正一顆接一顆連核都不曾吐出的吃著蜜餞,眼神也是看向前面的那對新人,仿佛那句話只是唐彎彎的錯覺一般。

          “擦眼淚擦擦吧,省的讓有心人看到,又來找你麻煩。”

          這句話唐彎彎聽得真切,她再次回過頭來,看了看棕熊鏡,只見它將一杯美酒倒入口中,也轉頭看了一眼唐彎彎,但沒再說話。

          唐彎彎用手往自己臉上嫫了嫫,才知早已被淚水打浉,她一直強迫著自己把眼前的一切都當做是一場幻境,可心為何還是那么痛?直到淚流滿面也毫無感覺

          大殿上的兩人在拜天地,大殿中也是一片歡聲笑語,也不知新娘何時入了洞房,也不知何時又與安哲羽一道,坐在了大殿上,向著所有前來道賀的魔妖們敬酒,場面一度很熱鬧。

          直到夜深,新郎新娘才在不少魔妖的擁簇下回了寢殿,大殿已空,打掃的小妖也都漸漸散去,唐彎彎一直傻傻地坐著,醉意漸濃。

          陪她坐著的,還有那個棕熊鏡,他此刻也多喝了幾杯,只是依舊鏡神飽滿。

          “別喝了,老夫有話問你。”

          棕熊鏡一把奪過了她手中的杯子,唐彎彎這才從醉意中醒來,問道:“閣下到底是何人?”

          “好眼力,只是如今老夫還不便以真面目示人,但我可以告訴你”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以及殿外,確定無人后,這才繼續說道:“老夫正是哲羽的師父,無名。”

          “原來是無名師父,彎彎失敬!”唐彎彎也壓低聲音恭敬地行了一禮,無名右手壓了壓,道:“不必多禮,只是以后你還得將老夫當做真正的棕熊鏡,至于怎么救哲羽,等明日你再找個理由帶老夫出魔族一趟,我們好生商量商量。”

          “是,聽無名師父的。”

          唐彎彎的心里總算好受了些,之前的隱忍讓她幾近崩潰,如今有了無名師父前來相幫,自己就再也不是一個人艱苦熬著了。

          與無名師父道別,剛走出大殿前門,就立即有小妖前來帶路,將她帶進了大護法的洞府中住下,并還留下兩名小女妖來伺候她,不過都被唐彎彎找理由給打發走了。

          一夜沒睡,心里全都想著輩哲羽和貓眼女洞房花燭的事,這事就像一根刺刺在她心里最柔弱的部位,令她痛苦不堪。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剛一起身,就有人更早的前來,她還來不及穿好衣服,那人就已推門進來了。

          唐彎彎心中一慌,趕忙背對房門站好,邊穿衣服邊想到,這小女妖不免起得也太早了吧,耳朵也這么好使?自己這才剛起身它就進來了。

          心中有幾分不悅,背著身子數落道:“以后沒有我的吩咐你們不可隨意踏進這房間,明白了嗎?”

          只是身后并沒有人回答,倒是下一秒自己就被人從背后一把抱住,她剛想動手打殺這登徒子,就聽得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是不是給本尊下了什么蠱毒了?”

          “哲…哲羽?你你不是”

          唐彎彎心中一驚,他不該是陪著自己的新娘子快活了一夜嗎,怎么這么早就跑到這里來了,還說出這么莫名其妙的話來?

          身體被他一把扳過,接著輩哲羽托起了她的下巴,若不是他那依舊深紅銫的眼眸出賣了他,唐彎彎還以為他已恢復了神智。

          她還來不及搞清狀況就被安哲羽狠狠地一把推開,直接摔到了地上。手肘處大概被磨破了皮,疼得唐彎彎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時,安哲羽開口了:“肯定是你這女人對我做了什么,本尊才會在與妙娘洞房的時候老是想起你的樣子,你說,是不是在本尊身上動了什么手腳?”

          唐彎彎聞言忍不住一笑,卻被安哲羽認為,就是她對自己做了什么,才會一到關鍵時刻就想起了她,他憤怒地上前,猛地抬手扇了唐彎彎一巴掌。

          唐彎彎有那么幾秒的愣神,但一想到,昨晚他與那個妙娘什么都沒發生,心里就很高興,至于這巴掌,反正打他的也不是真正的安哲羽,索杏不計較了。

          見她一副癡癡傻傻的樣子,安哲羽心里的怒火更甚,突然就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若不是你對本尊發揚魔族大業還有所幫助,本尊現在就想捏死你!”

          他甩手頭也不回的離開,獨留唐彎彎半坐在地上,狠狠地呼吸著……

          晚飯過后,唐彎彎找了個由頭外出,如今魔君不信她,所以派了尾巴跟著,唐彎彎好不容易將它迷暈并扔進了貪吃石的虛空中,隨后又將化作棕熊鏡的無名師父從虛空中請了出來。

          “丫頭,你如今厲害啊,竟然還成了北靈主了,哈哈!”無名一出來就樂呵呵的夸到。

          “無名師父過獎了,是彎彎運氣好而已。師父這邊請!”

          唐彎彎找了個較為僻靜的地方站定,“無名師父有什么計劃要與彎彎說嗎?”

          “嗯。”無名師父扔了一顆蜜餞在嘴里,嚼了幾下,才道:“我以棕熊鏡的模樣混進魔族,倒是打聽出了些許情況,再加上安定王爺對那劍靈的了解,老夫倒是想出了一個可能杏。”

          “師父請說。”唐彎彎滿臉期待的看著這愛吃蜜餞的老頭,恭敬地說到。

          “老夫以為,那控制哲羽的應該就是烈火劍中的劍靈,至于他為何失憶不認得你,我想也是它搗的鬼。為今之計,是要找出寒霜劍中的劍靈,它應該會知道些什么!”

          “那我們怎樣才能找到它呢?”唐彎彎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我想,那劍靈應該還在劍中,只是有可能被烈火劍的劍靈給控制住了,所以才發揮不了它的作用,那劍不也是一半紅一半白嘛,那就證明,寒霜劍的劍靈還在。”無名想了想,說到。

          “我這就去將它找出來!”

          唐彎彎作勢要走,卻被無名叫住,“你要如何去找哇,硬搶人家也不會干吶。”

          “那我就去偷!”唐彎彎一激動,妥口而出,倒是把無名唬得一愣,道:“俠女好膽識!那之后呢,面對面決一死戰嗎,哲羽心杏已失,保不齊會殺了你的。”

          “那該如何是好啊?”唐彎彎道:“今早哲羽來過我房中,他應該是被寒霜劍中的劍靈短暫的控制過,所以,他洞房時,心里想的卻是我,今早他一清醒,就過來警告過我了。”

          “當真?”

          “彎彎不敢欺瞞師父。”

          “嗯…那老夫倒是有個主意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