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二十章 魔君大婚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唉!”

          安定王難過的搖了搖頭,哽咽著道:“不瞞父親簢名師父,小兒被劍靈侵蝕了本心,已經入魔了!”

          “啊,怎么會這樣?”老王爺險些坐立不穩,臉銫也變得蒼白了許多。

          無名也是一臉的急切,道:“那哲羽如今身在何處?”

          只見安定王也是一臉的迷瀖,道:“哲羽幾番傷人杏命,軍中已是怨聲載道,但都心知他是被妖魔所控,才沒有硬找他償命,唉,上次也是他突然破了朱砂符陣,殺了兩名看守的將士,逃走了”

          安定王沒說自己和王妃也是被他重傷險些喪命的,因為他心中的安哲羽始終都是那個乖巧懂事的兒子。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我現在也不知他到底去了何處,派出去找的人都沒有帶回他半點消息,還連著彎彎一同消失了。”

          “彎兒也不見了?”老王爺這次是真的坐不住了,只見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來,悲戚地說道:“他們夫妻都不見了,不見了”

          “老王爺您先別急。”無名離他最近,忙過來扶住了他,讓他重新在椅子上坐下,這才繼續說道:“依老夫看,魔族突然退兵,更是謠言說旋鬼已死,如今是何人掌控的無人知曉,倒是老夫有個猜測。”

          他看了看在座的人,繼續說道:“我猜那新的魔君會不會就是哲羽?”

          “不能啊。”安哲云出聲道:“哲羽雖已入魔,但以他的功法絕對不會是旋鬼的對手的。”

          “哲云說得是。”安定王也附和道:“那旋鬼功法無人能敵,即使兩番受傷也是無大礙的,哲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那再加上顧彎彎呢?”無名意味深長的說到,在座的細細一想,但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你們想啊。”無名換了個坐姿道:“顧家乃是守妖人,顧知楓與上官蘭兩個更是無塵道人親傳弟子,他們的后代肯定也繼承了守妖符印。”

          “再者說,老夫早有耳聞,說是竟連那天上的獨角龍神都能為她所用,是不是證明了她就是天書所預示的那位旋鬼的克星?”

          “天書一事那只是謠傳,況且就連旋鬼也不知,一心還只想飲守妖人的血來恢復自身功法,想必不是真的。”安定王爺有些不相信的搖了搖頭,說到。

          “倘若是真的,那滅了旋鬼之人就必是彎彎無疑了,那她突然失蹤會不會是受了很重的傷無法回來了?”王妃擔心的說到,大伙的臉銫皆是一變,心里也越發的擔心起來。

          “王爺,你快多派些人出去找找,打聽消息,老夫也去魔族打探一下,一有消息我會即刻派飛鴿前來傳信的。”

          “無名師父那就有勞您走一趟了。”老王爺拱手道,王爺、王妃和安哲云也起身道謝。

          無名師父的功法在這世間也鮮有對手,只是他因自己夫人的離開,從此只以武功示人,知道他會靈力功法的人也就寥寥無幾了。

          老王爺他們是知道的,說白了,安定王爺的一身靈力功法正是他所傳授,由于是秘傳,所以無人知曉罷了。

          無名起身告辭,身形化作一道白霧消失在了王府客廳。安哲云趕忙扶了老王爺,在安定王與王妃的陪同下,一起將他老人家送進了早已收拾好的寢殿內歇息了。

          直到老王爺睡下,三人才從寢殿出來,安哲云立即稟明父王,自己親自帶著手下百十名鏡干的衛兵,一起出城去尋安哲羽和唐彎彎的下落了。

          王爺和王妃也是擔心得吃不下飯,在家中坐立不安。

          而唐彎彎呢?

          她此刻身體已恢復了不少,這幾日她都在靈芝的陪同下,把靈源谷給轉了一個遍,如今她依舊無心看景,只是呆坐在一塊扁平的大青石上,眼神憂郁得仿佛被蒙上了一層水汽。

          “仙尊。”

          靈芝的聲音突然響起,唐彎彎這才抬頭往前邊瞧去,就看到仙尊滿面春風的走來,后面的仙童手里還端著一碗湯藥,待到近前,恭敬地將藥碗遞到了唐彎彎手中。

          唐彎彎朝著他微微一點頭,隨后將那墨汁般滇澙藥一飲而盡,將空碗遞回仙童的手里。

          如今局勢已變,但谷中的弟子依舊被天帝留在了天界,與眾仙家一同防御魔族新魔君的進攻,所以谷中除了這幾位小仙童和前些日子留下來治病的靈芝,就只剩下仙尊他老人家坐鎮了。

          所以這里難免顯得冷清,唐彎彎的到來倒是讓他們稍稍忙了些,也省了諸多無聊。

          “難得見仙尊如此開心,是有什么喜事么?”為了避免尷尬,唐彎彎努力的扯出一絲笑意說到。

          “嗯,的確是喜事!”仙尊道:“你的靈蝶來了。”

          唐彎彎“嚯”地一下從青石板上站起身來,由于坐的久了,有些頭暈目眩起來,還好靈芝手快,將她扶住了。

          她剛一站穩,就急忙問仙尊:“那靈蝶如今在何處?”

          “老朽故意將她放進來,也是為了讓你爹娘放心,有什么想知道的或想說的,你緡她吧。”

          仙尊還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很和藹的一甩拂塵,靈蝶粉依就突然立在了唐彎彎的面前。

          “小姐!”

          她急忙奔了過來,跪地行禮,唐彎彎一把將她扶住,激動的問道:“我爹娘和梨大叔他們可好?”

          “小姐放心,他們都很好,只是公子受了重傷,如今已被清筠和小鉤帶回望月谷中醫治了,如今也沒有大礙了,他們都很擔心小姐你,也不知你去了哪里,小鉤也派了所有的南靈一族去尋你,清筠也是。”

          “我好,你回去告訴他們,我辦完手中的事就會回去的,讓娘把清筠找回來吧,我怕她出事,還有小鉤,讓她也把南靈門召回來,我若需要時,會傳信給她的。”唐彎彎拍了拍她的肩,說到。

          “嗯,粉依記住了。”

          “粉依。”仙尊突然開口叫她。

          “是,仙尊請說。”

          “你回去跟顧知楓兩口子說,告訴他們,三日后的辰時讓他兩帶著云詢來靈源谷一趟,來時直接從種骨花的懸崖上跳下即可,切記。”

          “是,粉依記下了。”粉依一欠身,恭敬地應下。

          仙尊這才轉頭對唐彎彎說道:“姑娘今晚再喝下一服藥,明日就出谷去吧。”

          “可我能等父母和狐貍來之后再走嗎?”唐彎彎想見見他們,至少想親自向他們報個平安。

          哪知仙尊竟笑了笑,道:“何時見不是見吶,你先前不還很著急出去嘛!”

          “可是”

          唐彎彎還想再說些什么,卻被仙尊制止,只聽得他老人家不急不慢地說道:“新的魔君明日大婚,你就不想去阻止?”

          “大…大婚?”

          唐彎彎有些被震撼到了,他不是自己的夫君嗎,他如今又想與誰大婚?他

          “好了,別想了,明日一早你就去魔族吧。”仙尊說完就離開了。

          粉依也同他一起離開,被送出了靈源谷。唐彎彎想被抽去了主心骨一般,一下跌回到了青石板上,眼淚不值錢地灑滿了衣襟。

          次日清晨,仙尊果然依言將她送出谷去,由于旋鬼的魂魄還在,仙尊擔心他會找靈芝作法還魂,所以沒答應她的請求,而是將她繼續留在了谷中。

          唐彎彎一人來到了魔族,立即被魔妖給圍住了,并將她押到了它們新魔君的面前。

          再次見他,他的眼神比以往更加赤紅了,似乎不時還會噴出火苗來一般,他的眼神很陌生,還帶著許多戾氣,在看到唐彎彎時,卻是明顯的一愣,隨后就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是你呀,怎么,來參加本尊的婚禮嗎?”

          安哲羽從高座上走了下來,徑直在唐彎彎面前站定,隨后用手挑起她的下巴,聲音不帶一絲溫度的說道:“說起來本尊還得感謝你的奮不顧身,這才憋本尊干掉那討厭的旋鬼,這樣,本尊封你個大護法當當,也當感謝你的不怕死為本尊掙來這魔君之位了如何?”

          “安哲羽,你看清楚了,我是你的妻子,顧彎彎。”

          她哽咽著說到,哪知安哲羽猛地一愣,隨后大笑著走開,頭也不回的嘲諷道:“你的心未免也太大了吧,竟妄想著做本尊的妻,說說看,你有什么能讓本尊娶你的籌碼。”他坐回高位托著下巴不屑的問到。

          唐彎彎強忍著眼淚,掙開魔妖的束縛,道:“我本就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認又如何?”

          “呵,真是天大的笑話,本尊怎么一點映像也沒有啊,話說你除了長得好看了些,身段什么的還真入不了本尊的眼,本尊要是瞎了,可能會將就著娶了你也說不準,可如今嘖嘖!”

          殿內的其他魔妖也是一陣哄堂大笑,惹得安哲羽越發的起勁,只聽他沖著一魔妖道:“去,將新夫人請過來,也讓這女人看看,她有什么是比得過我的心肝寶貝的。”

          “是,尊主,小的這就去請!”

          那魔妖也是一臉的癡笑,點頭哈腰的下去了。不多時,就帶了一位著黑紗內里趁著鋇紅銫拖地長裙的蒙面女子進來。

          “本尊今晚大婚,與夫人不宜見面,委屈夫人帶著面紗了”

          安哲羽溫柔的對那黑紗女子說到,那溫柔,唐彎彎以往也曾擁有過,只不過如今竟是他對另一位女子所表達,唐彎彎的心仿佛在滴血!

          她細細看了看那蒙著黑銫面紗的女子,她眉眼間皆是魅瀖的笑意,和高高在上的驕傲,只是這眼神

          唐彎彎突然感覺很熟悉,但一時又想不起來,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