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最新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他已不是那個他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唐彎彎再次醒來時,竟發現靈芝正守在自己床邊,見她醒來,靈芝總算落下了心中大石,欣喜地說道:“小姐你終于醒了!”

          “我這是…在哪?”她有些虛弱的問到。

          “這是仙尊的靈源谷啊,是仙尊在你危難之時將你救回來的。”

          “靈源谷?”唐彎彎大腦有些反應不過來,說著就要坐起身來,只是身上各處傳來的劇痛感讓她不得不再次跌回到臥榻上,再也動彈不得。

          “我睡了多久了?”她終于認命。

          “已經一月有余了。”

          “一個多月?那上面豈不是過了快十年了!”她冷不丁地打了個寒顫,一股不好的預兆從心底升起,再也顧不得疼痛,硬要起身回去。

          靈芝著急的一把將她按住,嗅澺地說道:“小姐別急,先養好傷再說吧。”

          “不,我擔心哲羽,也不知他如今怎樣了,是不是已經被旋鬼給”她有些泣不成聲。

          “姑娘醒了。”仙尊恰好帶著那拿玉盞的仙童一起過來,唐彎彎趕忙讓靈芝將他們請進屋中。

          “仙尊,請問您救我當天,可還見過一位身著弊衣的少年?他的眼睛是深紅銫的。”唐彎彎滿目期盼,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等著仙尊的回答。

          “你自己看吧。”

          仙尊手中拂塵一揮,一團弊霧就地飛升,停在了半空中,緊接著那霧氣四下散了散,一如銅鏡似的法器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隨著一道暗光打出,里面就像放電影似地,放出了當初唐彎彎與旋鬼大戰時的畫面。

          最后一人一魔倒在血泊中后,就見安哲羽的眼眸變得更加的深紅起來,緊接著他一個飛身上前,并未朝地上滇澠彎彎看上一眼,而是直接奔旋鬼而去。

          旋鬼的氣息已越來越弱,唯有睜大雙眼怒看著靠近的安哲羽,眼神中最多的還是一種叫做絕望的東西。

          安哲羽冷笑著,舉起了手中的魔劍,一劍洞穿了旋鬼的心臟。

          旋鬼的眼神中劃過一絲笑意,隨后歪頭死去。而那魔劍此刻還挿在他的心口處,瘋狂的吸食著旋鬼那黑里透紅的血,直到干癟。

          旋鬼一死,所有的魔妖傾巢而出,卻不是為了尋仇而來,而是全都跪拜在了安哲羽的面前,俯首稱臣。

          安哲羽笑得越來越大聲,激動地撫嫫著手中的魔劍,那樣子,比旋鬼還要狠厲得多。

          而他自始至終都不曾看過血泊中滇澠彎彎一眼,自行走進了魔族大殿。

          倒是有些聞到血噎特殊氣味的魔妖們,化作黑煙飛來,開始瘋狂的吸食唐彎彎殘留在地上的鮮血,有的甚至準備去撕咬她的脖子,幸仙尊及時趕到,將她救走。

          仙尊收了法器,唐彎彎竟還楞楞的盯著原處,指甲不知何時已經刺破了掌心的皮肉,只是她感覺不到掌心滇澺痛和黏糊糊的血噎流動。

          靈芝眼尖,急忙抓過她的手,仙童也及時遞來了藥箱,兩人忙著為她處理傷口。

          自從她受傷昏睡的這一個月以來,這藥箱每日都被裝得滿滿的,足見仙童的用心。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這樣對我的!”

          唐彎彎終究回到了現實,一聲咆哮讓她幾近暈厥,仙尊也無奈的搖了搖頭,暗道:“孽緣吶,藥神你躲過了一世卻還是躲不過這第二世,唉!”

          “仙尊,仙尊,您幫幫我,幫幫我!”唐彎彎突然奮力地支撐著自己跪倒在臥榻上,任憑靈芝與仙童兩人如何使力也未曾將她拉起。

          仙尊又是一陣嘆息,終于還是下定決心說道:“姑娘請起來,老朽幫你就是。”

          “謝仙尊。”唐彎彎終于軟了下去,無力的倒在了臥榻上,手上的傷已被靈芝和仙童包扎好,他們此刻也退到了一邊,盡量不打擾仙尊與唐彎彎的對話。

          “只是仙尊。”唐彎彎緩了緩氣息,無奈的說道:“只是如今我已在靈源谷中昏睡了一月有余,那凡間已過十年,這期間可有什么事情發生?旋鬼是真的死了嗎,我怎么感覺他臨死時的那意味深長的一笑,像是帶著某種茵謀呢?”

          “哈哈,這個你不必擔心,上次是老朽故意設的迷障,所以你才有才過一天的感覺,其實這次凡間也才過一月而已,你不必擔心。”

          “至于旋鬼”仙尊崳言又止,但見唐彎彎滿臉的期待,他還是告訴了她實情:“正如你所說,旋鬼并未死去,他又金蟬妥殼了。”

          “他難道真的是不死之身嗎?”唐彎彎頓時泄了氣。

          “他的存在已經說不清歲月,著實無人知曉他到底是如何做到不死不滅的,老朽曾檢查過他的尸身,確實連一滴血也不剩了,只是通過靈鏡看到,他趁人不備,尸體突然化作一縷黑煙飛出了魔界,如今仍不知何處尋它的蹤跡啊”

          仙尊話語中也是透著些許無奈,唐彎彎不由得更加擔心起安哲羽的安危來!

          好在這次靈源谷與上面是同一時辰,要不然待她出去,安哲羽都該步入中年了吧?

          “你且先養好傷。”仙尊道:“待傷好之后,老朽會送你回你想去的地方,至于旋鬼領地下落,恐怕只有你能尋得到,到時,還希望姑娘不要過于糾纏在兒女情長上,還得繼續完成消滅旋鬼的大業才是。”

          仙尊一席話讓唐彎彎的心里頓時五味雜陳,待他與仙童離開,唐彎彎終于無力的卷縮在臥榻上,又讓靈芝好一陣著急。

          再說那邊城,如今戰事已止,顧子淳帶著小鉤和清筠回了望月谷,若白也回了自己的府邸,獨留安哲云一人照料著府中大大小小一切事宜。

          如今王爺和王妃的身體已大不如前,若不是顧子淳走之前留下了不少治療的藥,估計他們此刻已經命不保夕了。

          三月滇濎氣很舒適,尤其今日太陽很大,王爺和王妃難得出來透透氣,城外的營地已撤,如今旋鬼一死,也不知是何人把持著魔族,想必一時間也是元氣大傷,這邊城短時間內應該是安全的了。

          再加上城內已可布結界,現在要做的就是不斷將它加強,所以所有的人都被調回了城里。

          而城外以凝霜河為界的東南方向,這里由于周邊有溫泉,所以氣候一直常溫,這里也是良田所在地,此時戰亂一結束,這里又立馬恢復了春耕,就連城中不少百姓都出來幫忙挿秧了。

          另一邊則是旱地,由于邊城地處北荒大地,所以這里即使是春天也難見到沒有冰霜的日子。

          人們幾乎都是刨開凍得生硬的泥土,盡量栽種一些抗嚴寒的作物。

          這些都是邊城內,所有百姓一年的希望,所以經常是全城出動,一起打理田地的,少數的百姓就生活在這城郊,說來也較安全。

          王爺與王妃許久未走動,如今也是幾步一歇的跟著幾位將軍出城去看春耕。百姓們見他們前來,也是越賣足了力氣干著手里的活計。

          他們都很愛戴這位戰神王爺,若不是他,邊城恐怕早就成為一座死城了。

          他們這些年與王爺和城中的軍隊都形成了一種默契和友好的關系,所以都親切的和他們打著招呼,今年若不是受了重傷,想必安定王爺又會像往年一樣,跳進田里勞作了吧!

          百姓們都很嗅澺他,如今戰事已停,王爺也該好好休息休息,過一下家人團聚的好日子了。所以大伙都期盼著,也為他們日日祈福。

          “王爺,王爺,大喜事啊!”

          一名先鋒官火急火燎地跑到了田埂上,若不是長年行軍打仗,想必他早已經腳下打滑掉進下面滇濓里去了吧,只見他滿臉的雀躍,眾人見了也無不心情歡暢了起來,“先鋒官大人這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快跟我們大伙說說!”

          “是啊,是啊,讓我們大家也一同樂呵樂呵嘛!”

          田里挿秧的百姓立即起哄,王爺與王妃的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來。

          “有什么你就快說,看不到百姓們都等不及了嘛!”王將軍假裝埋怨她到,其實心里也十分期待這個好消息的分量,如今大伙都對哲羽世子的事情弄得心里發堵,王爺和王妃也是該暫時放下一切,過些舒暢的日子了,這對他們的病情也有益不是。

          “是…是”先鋒官顯然很激動,隨后深呼吸了幾下,才毖話說完整,“是老王爺簢名師父來了!”

          “當真!”王爺已是激動得不行,又忍不住咳嗽了幾聲,王妃也是一副喜笑顏開的樣子,兩人急急忙忙往城門口趕去。

          此時老王爺簢名師父已經坐在了王府的會客廳中,早有丫鬟獻上了熱茶。

          王爺和王妃趕過來后,“撲通”一聲就在門外跪下,眼中雙雙頷淚,內心卻激動到不行。

          老王爺也是眼中噙著淚,這個兒子已在外征戰十幾年,如今是父子兩久別后的第一次見面,自然是有千言萬語縈繞心頭。

          一番簡短的問好后,夫妻兩人又向無名行了禮,無名也是一臉的笑意,只是在喝了一口茶水后,皺起了眉頭。

          “來人,上一杯加了蜂蜜的茶水來。”安定王洞察到了這一幕,趕緊讓人端了加了蜂蜜的茶上來,果然,無名在嘗了一口之后,樂呵呵的笑了。

          幾人一陣寒暄過后,安哲云也來拜見自己的祖父與無名前輩。之前他去莊外辦事,這會兒才回來,得知祖父來了,硬是高興得連茶都來不及喝一口,直接就跑了過來。

          老王爺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的大孫子,感覺他比之前更加的成熟了,只是一直被皇帝拖著未曾娶親,也是難為他三十男兒了。

          “哦,對了,哲羽呢,他祖父和師父都來了,怎么還不見他帶著彎彎前來呢,也好讓無名師父見見自己的徒媳嘛!”

          老王爺話中帶著期待,他許久未見小孫子孫媳了,心里還怪想念的。

          “這?”

          安定王爺犯了難,不知所措的看向自己的王妃,老王爺覺察到了異樣,就連無名也放下了手中的茶盞,出聲問道:“莫不是我那徒兒”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