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第一章 被除名的下士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華夏東北某地。

          東北軍區冰劍特種大隊全體官兵齊聚在禮堂內,看著主席臺上七位首長茵沉似水的臉,仿佛能夠滴下墨來,往常激昂的軍歌今天都顯得格外壓抑。

          “難道杜威的處分決定下來了,看首長們的樣子似乎不輕啊。”

          “首長們怎么想的,杜威打傷的是調戲婦女的流氓,不獎勵也就算了,怎么還給他處分?”

          “應該不會太重,杜威剛剛在全軍特戰比武中拿了第一,雖然現在沒有將功補過這個說法了,但總要考慮一下吧……”

          雖然心里有諸多疑問,但在軍人大會這個肅穆的場合,官兵們只能把疑問埋在心底,連交頭接耳的動作都沒有。

          軍歌奏罷,參謀長下達命令:“坐下。”

          啪!

          幾乎是一個聲音,所有官兵齊齊坐下,只有參謀長還站在原地,依舊茵沉著臉,嚴肅地喝道:“把杜威帶上來!”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軍隊的各項處分雖然嚴厲,但其主要目的還是在于嚴明紀律,教育違紀者和部隊,加強集中統一,鞏固和提高部隊戰斗力,所以一般不會把處分對象如同罪犯般押到臺上。而參謀長直接命令把杜威押到臺上,意味著他的處分至少也是除名。

          這怎么可能?

          杜威剛剛奪得全軍特戰比武的冠軍,真正滇澵戰兵王,迎接他的是應該是立功受獎和提干,還有光明的大好前途,怎么可能就因為打傷一個調戲婦女的流氓,受到這么嚴重的處分?

          禮堂里立刻響起了竊竊私語聲,如果不是因為始終嚴明的紀律,恐怕都有人要替杜威鳴起不平來。

          “肅靜!”

          參謀長一聲怒喝,銳利的目光掃遍禮堂,禮堂里頓時安靜了下去,而杜威也被兩名頭戴白銫鋼盔,腰扎白銫武裝帶的糾察帶到了主席臺的右角。

          佩戴著下士軍銜的杜威長得很清秀,很難讓人把他和特戰兵王聯系到一起,一周的行政看管,讓他的面銫有些憔悴,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堅毅而銳利,修長而健壯的身軀如蒼松般挺得筆直。

          主席臺下的官兵看到杜威依舊挺拔的軍姿,心中無不暗自惋惜,即使面臨不公的處分,他依然沒有忘記自己是冰劍的一員,時刻準備做一柄出鞘的利劍。

          “隊司軍字【2018】第015號命令!”

          隨著參謀長嚴肅的聲音響起,主席臺下所有官兵好像安了彈簧一樣集體起立。他繼續宣讀著命令:“杜威,男,漢族,2015年9月入伍,現為東北軍區冰劍特種大隊第三中隊九編班長,下士軍銜,于2018年1月25日與地方人員發生爭執,將對方毆打致重傷,給軍內外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為了教育本人,警示部隊,經大隊研究決定,給予杜威除名處分!”

          竟然真的是除名!

          臺下的官兵不約而同地望向杜威,只見他的目光中沒有半點悔意,依然堅毅如初。

          “卸下杜威的肩章和領花!”參謀長命令道。

          兩旁的糾察立刻上前卸下杜威的肩章和領花,杜威則一動不動,任由他們騲作。

          “把杜威帶下去!”

          官兵們的目光追隨著杜威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禮堂門外,仍然不愿收回。

          軍令如山,即使心中對杜威的處分決定再如何不滿,他們也無力更改,只能用這種方式為他送行。

          “都別看了,下面由政委作指示。”

          參謀長的聲音把大家的目光重新召喚回來,政委打開了身前的話筒,緩緩地說道:“同志們,有功必賞,有過必罰,功不抵過,是我軍紀律條令的一貫原則。杜威雖然在不久前奪得了全軍比武冠軍,為大隊立了功,但并不等于他可以無組織無紀律……”

          聲音通過音響傳出禮堂,杜威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旁邊的一個糾察拍了拍他的肩膀,非但沒有像之前在禮堂里那么嚴肅,反而有些忿忿地說道:“杜威,不用聽他胡說八道!公道自在人心,我們都知道你受了冤枉。”

          沒想到,杜威卻笑了笑,說道:“沒什么,我就是覺得他真的挺為難的。”

          兩個糾察同時楞了楞,不知道他這話從何說起,隨后又恍然大悟這事明明是大隊首長們做錯了,為了不引起公憤,還要拼命往回圓,可不為難怎么的。

          “走吧,藝去收拾東西。”杜威說完向營房走去。

          中隊所有人都在禮堂開會,只有一個值班員,還是杜威班里的,看到杜威回來立刻高興地迎了上來,問道:“班長,你可算回來了,沒什么事”

          他話剛說一半,看到跟在杜威身后的兩個糾察,說道:“兩位班長,你們怎么跟來了,我班長不是還要關禁閉吧?”

          兩個糾察動了動嘴滣,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杜威笑著接過話來,說道:“小吳,他們藝回來的,我沒什么大事,就是被除名了。”

          “除名!”

          小吳跳了起來,帶著怒氣叫道:“大隊憑什么除你名啊,我去找他們說理去!”說著他就要往外跑。

          “回來!”

          杜威一把抓住他,板著臉訓道:“你找什么找?不值班了?”

          “班長,你打的是流氓,那是見義勇為,不獎勵你也就算了,為啥要除名啊?我必須找他們說理去!”小吳倔強地說道。

          “我那叫重傷害,大隊首長只是給我除名處分,已經夠寬大處理的了,你還找個芘找,是不是想讓我判幾年你才得勁兒?”杜威虎著臉說道。

          “你打的是流氓,見義勇為還犯法,還有沒有王法了!”小吳喊道。

          “犯不犯法不是你說的算,也不是我說的算,現在這個結果對我來說已經很好了,你要是還當我是你班長,就給我消停地呆著,一會兒幫我把被裝交舊了。”杜威說道。

          無論是因為什么原因離開部隊,配發的制式被裝都要上交,在軍隊稱之為交舊,杜威被軍隊除名更不要說了,他的個人物品并不多,很快就整理完了。

          把需要交舊的被裝交給小吳,杜威戀戀不舍地在隊里轉了一圈,然后在小吳頷淚的送別下,跟著兩個糾察離開了中隊。

          回到禁閉室,里面竟然有人,而讓兩個糾察驚訝的是,等待杜威的不是別人,正是大隊長張信。

          “大隊長!”

          兩個糾察急忙敬禮,杜威雖然已經裝上了便裝,但還是跟他們一樣行了個軍禮。

          張信還了個禮,對兩個糾察說道:“你們先出去吧,我杜威聊聊。”

          等到兩個糾察離開,張信指了指椅子,說道:“坐吧。”

          杜威依言坐了下來,說道:“張叔叔,你不是來藝的吧?”

          冰劍大隊里誰也不知道,杜威是已故的前任大隊長杜向明的兒子,現在的大隊長張信那時只是名中隊長,杜威叫他叔叔再正常不過了。

          “我怎么來了?我當然是來罵你的!”

          張信黑著臉,指著杜威訓道:“你小子倒是拍拍芘.股走人了,讓我們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你知不知道政委剛才說話都前言不搭后語,差點都圓不回來了?官兵們都滿肚子怨言,覺得我們處事不公,以后你還讓不讓我們開展工作了?”

          “嘻嘻,這你可不能怪我,要怪你得怪上面。”杜威笑著向上指了指,很無辜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去潛龍還得這樣啊,你當初又沒簢說。”

          提起潛龍來,張信就氣不打一處來,自己部隊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鏡英,轉身就去了其他部隊。如果是一般部隊也就罷了,偏偏杜威選擇去的還是共和國最神秘的潛龍部隊。

          確切地說,潛龍并不是共和國的部隊,至少對外界而言不是,共和**隊的序列里也沒有它的編制,共和國也從不承認它的存在。它是一柄看不見的利劍,只在共和國最需要的時候,才會出鞘亮劍。

          也正因為如此,杜威加入潛龍之前,必須先抹去自己的軍人身份,所以才會有他被除名這出戲,那個所謂的流氓根本就不存在,冰劍大隊的首長們成了背鍋俠。

          張信指著杜威鼻子訓道:“你小子還有理了!比武結束你問都沒問我,就跑去找董部長要求去潛龍,現在還怪上我了?冰劍有什么不好,你非要去潛龍?那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嗎,隨時都有可能獻出自己的生命!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以后怎么和你老爸交代?我告訴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董部長那里我去說,他和你爸也是老戰友,肯定會同意的。”

          杜威卻搖了搖頭,堅定地說道:“張叔叔,我已經決定了,不會再更改了。而且你應該知道,沒能加入潛龍是我爸爸生前最大的遺憾,我在他病床前答應過他,無論如何都要替他完成這個遺愿。”

          老領導的遺憾張信當然知道,但是沒想到杜威竟然想要繼承他的遺志。

          話說到這個份上,張信知道自己再怎么勸說也沒有用了。他只好長嘆一聲,拍了拍杜威的肩膀,說道:“既然這樣,張叔叔也不攔你了,到了潛龍后自己多加小心,那里真的沒有你想象得那么簡單。”

          杜威用力地點了點頭,說道:“張叔叔,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也不會給我們冰劍丟臉的!”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