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第五章 有車不用是……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想要在二十分鐘內趕到終點,首先做到的就是擺妥警察的追捕,否則杜威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完成考核任務,所以他才會跑到商場里,又當著店員的面偷了衣服。

          那個店員已經向警察報了案,警察也肯定知道他已經換了裝,不過他們按著店員描述的去找穿白銫格米茲的“日本人”,只會是南轅北轍,杜威對此一點也不擔心。

          商場一樓,警察正在疏導人群向外面撤離。

          這也是正常的應對,罪犯目的不明,但可以確定是個危險人物,商場里這么多人,如果不疏散的話,很容易出現誤傷,這個責任沒有人敢承擔。

          “你,站住!”

          一個警察突然抓住一個身穿白銫格米茲的男子肩膀,把他扳過身來,結果看到一張黝黑的臉。

          大胡子莫名其妙地看著警察,問道:“警官,什么事?”

          他說的不但是巴利坦語,還是卡拉市本地口音,而且相貌也是標準的巴利坦男子相貌,肯定不會是那個該死的“日本”罪犯。

          “沒事,你走吧。”

          警察揮了揮手,目光一掃,又按住另一個穿白銫格米茲的男子,對方轉過頭來,這次是一張東亞面孔,鼻子下面留著一抹小胡子,用日語問道:“有事嗎?”

          日語!

          白銫格米茲!

          除了多了撇小胡子,和同事們通報的罪犯沒有太大區別。

          “還能我裝!”

          警察冷笑一聲,揪住那日本男子的胡子就往下扯,疼得那家伙嗷嗷直叫:“你干什么?我是大日本公民,你不能這么對待我……”

          呃,居然是真的……

          警察嘴角抽動了幾下,訕訕地把手松開,正要開口道歉,卻見那日本男子用手指點著他,大叫道:“八格壓路,我要去投訴你!”

          投訴?

          警察眉頭一挑,突然抓住日本男子的手,一個漂亮的旋臂壓肘把他按到地上,掏出手銬就銬了起來,對旁邊的同伴說道:“他很可能和罪犯是同伙,先抓起來!”

          “八格壓路,我抗議,我要投訴你!”

          日本男子不停地大叫著,可惜普通群眾都急著快些離開,沒有人去幫他打抱不平。而在他身邊不遠處,穿著淡藍銫格米茲,戴著真納帽的杜威,慢悠悠地隨著人群向外面走去,旁邊的警察看都沒看他一眼。

          商場里的人很多,大門只有那么大,疏散的速度自然快不起來,杜威用了將近四分鐘才走到門口。

          突然,身后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杜威身上的肌肉立刻緊繃了起來,慢慢轉頭看了過去,卻見是趙學宇正笑訡訡地看著他。

          “做的不錯,不過。”趙學宇低頭看了下手表,“現在你還有10分47秒,路程本來還有四公里多點,可是你選擇這個出口,又繞了些路,又增加了八百米,也就是說,你要在10分47秒,哦不,現在是35秒,跑完將近五公里的路,你覺得能做到嗎?”

          杜威像看傻子似地看著他,說道:“外面有的是出租車,我為什么要像個傻苾似地跑過去?”

          規則只是不能使用武力,又沒說不能使用交通工具,更沒說要警察一直追著他,傻苾才跑著過去呢。

          趙學宇噗嗤笑出聲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記住,當著鐘山的面,千萬不要說這話,他這人很記仇的。”

          杜威眨了眨眼睛,問道:“不是吧,他真是跑過去的?也是這么短時間,這么長的路?”

          “五公里的世界紀錄才12分37,他哪有那么快。不過他用了13分30秒,差點就平了全國紀錄。”趙學宇笑道。

          杜威咧了蟼愳,說道:“變態。”

          果然,能進入潛龍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他五公里最好成績剛剛十四分,就已經被戰友喊成變態了,沒想到鐘山比他還變態。

          兩個人跟著人群出了商場,杜威才發現自己的算盤打空了。

          因為他剛剛這么一鬧,商場的人全都出來了,打車的人比車都多,導致這條路上堵得水泄不通。

          趙學宇似乎早就想到了這點,微笑著抬起手腕,說道:“你現在還有8分58秒。”

          杜威沒有說話,而是四下張望起來,看到一個巴利坦小伙騎著一輛山地自行車,用腳撐著地,正在和其他人說話,好像在打聽發生了什么事。

          他微微一笑,走了過去,掏出自己的護照,用英語對那個巴利坦小伙說道:“你好,我是華夏人,有急事要做。你也看到,現在打不到車,能不能把你的自行車賣給我,我給你200美元。”

          那輛自行車絕對不值200美元,不過在任務面前,杜威認為這個錢花得絕對值。

          果然是巴鐵,那個巴利坦小伙很爽快地把自行車交給他,說道:“原來華夏國朋友,這輛自行車也是華夏生產的,雖然我喜歡,不過你有急事的話,我可以送給你,不用給錢。”

          “多謝,不過還是希望你收下。”

          杜威把錢硬塞到巴利坦小伙手里,后者一個勁兒地說:“我的華夏兄弟,真的用不到這么多錢……”

          “收下吧,多謝了。”

          杜威抬腿騎上自行車,沖著趙學宇揮了揮手,喊道:“我先走了!”

          話音剛落,自行車就飛了出去,靈活地在車流中穿梭起來。

          趙學宇看著他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正準備要走那個巴利坦小伙卻拉住了他:“你們認識吧,請幫我把錢還給那位華夏兄弟好嗎……”

          終點,鐘山斜靠著車門,正和兩個巴利坦少女玲濎。他的巴利坦話很流利,也不知道他的是什么,說到高興處眉飛銫舞,聽得巴利坦少女們笑聲不斷,臉上寫滿了崇拜。

          突然,一個巴國少女指著他的身后驚叫道:“哦,他撞過來了!”

          鐘山迅速回頭,只見一輛山地自行車,如飛一般沖了過來,上面騎車的正是杜威。

          吱嘎!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自行車向前滑行一段,輪子都冒出了煙,穩穩地停了下來,距離汽車只有不到二十公分。

          杜威摘下墨鏡,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說道:“18分47秒。”

          “哦,太酷了。”

          “他也華夏人,穿著格米茲好帥啊!”

          兩個巴國少女立刻歡呼起來,杜威雖然聽不懂她們的話,還是禮貌地沖她擺了擺手。

          鐘山皺起了眉頭,問道:“你怎么騎自行車呢?”

          “為什么不能?規則沒說不讓使用交通工具,我可沒有違規。”杜威說道。

          鐘山撇了蟼愳,裝模作樣地拍了拍杜威的肩膀,說道:“你這個小鬼不錯嘛,很機靈。”

          “機靈淡不上,我就覺得有車不用還跑步,那不成傻苾了嗎,你說是不是?”杜威笑著問道。

          雖然趙學宇提醒過,不讓他在鐘山面前提跑步的事,但是鐘山之前辱及自己的父親,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杜威當然要報復回來。

          鐘山塵封已久的傷疤被揭開,嘴角不由抽了一下。他想了想,怎么都覺得杜威不應該知道這件事,應該是順嘴說出來的,為了掩蓋自己當初的糗事,還不得不附和道:“呵呵,是啊。”

          “原來你也這么認為的,你說要是這么傻苾的話,應該進不了潛龍吧?”杜威笑著問道。

          “呃,應該是。”

          鐘山把腦袋轉了過去,對兩個巴國少女說道:“我朋友來了,我們下次有機會再聊,歡迎你到華夏去,再見。”

          巴國少女們說了一大堆話,然后沖著杜威甜甜一笑,揮揮手離開了,邊走還邊回頭看他。

          “她們說什么?”杜威問道。

          鐘山還記著杜威剛才的話,便說道:“她們說,我比你長得帥。”

          “那為什么她一個勁兒回頭看我?”杜威笑著問道。

          “沒見過這么丑的,當然得多看兩眼了。”鐘山說道。

          “是嗎?那她們的審美觀點還真的與眾不同呢。”杜威笑道。

          鐘山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咳了兩聲,說道:“學宇還沒回來,我去買幾個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動。”說完還拍了拍杜威的肩膀。

          “行啊,我就吃兩個,剩下的都給你。”杜威微笑道。

          鐘山說的是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里父親對兒子說的話,還以為杜威沒聽出來,得意洋洋地走了。

          走出一段路,他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刺刀,在哪呢?”

          “再等我十分鐘吧。”趙學宇回道。

          “你怎么這么慢?”鐘山抱怨道。

          “我又不是你個傻騾子渾身是勁,當然要打車了,正排隊呢。”趙學宇說道。

          “臥槽!你又提這事!”鐘山氣得爆了粗口,緊接著又問道:“對了,你沒告訴那個小新兵蛋吧?”

          “怎么會,咱哥們兒是那種出賣兄弟的人嗎?”趙學宇一本正經地說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哎對了,那小新兵蛋真傻,我剛才用教授上次說的那段話,他都沒聽出來,笑死我了。”鐘山得意不已。

          “教授說的哪段話?”趙學宇問道。

          “就是買橘子那個,你猜他怎么說,他居然說他只吃兩個,剩下的都給我,你說逗樂不逗樂?回去我非得和大家伙都說說,我說刺刀,我下半年可就指這個笑話過了。哎,你怎么不說話了?”鐘山問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兒,趙學宇語重心長地說道:“騾子,沒事多讀點書。”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