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第六單 記仇的鐘山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多讀書?什么意思?刺刀你簢說明白點。”

          鐘山莫名其妙地問道,可是趙學宇卻嘿嘿一笑掛斷了電話。

          他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拿出手機上網查了一下,忍不住罵道:“臥槽,這個小新兵蛋!”

          原來,杜威說的是老舍的《駱駝祥子》里,爺爺對孫子說的話。

          “瑪旦的,遠離祖國太久了,打嘴架都打不過了。你個小新兵蛋的,這件事我記住了,咱們沒完!”

          說著,鐘山從口袋里拿出一本手賬翻開,只見里面扉頁上赫然寫著“記仇”兩個大字。

          他向后面翻到空白頁,鄭重其是地寫下一行字:“2018年4月17日,杜威在口頭上占我便宜,此仇不報非君子!”

          記下這筆仇,鐘山也沒心情去買橘子了,掉頭往回走。

          回去的時候,趙學宇還沒回來,杜威見他兩手空空,笑著問道:“怎么沒買橘子?”

          “買你個頭!”鐘山沒好氣地回道。

          杜威看他的表情就猜出來,鐘山已經反應過來,得意地笑了起來,氣得鐘山直咬牙。

          沒過多長時間,趙學宇就坐著出租車過來了,下車后再次向杜威伸出了手,說道:“重新介紹一下吧,我叫趙學宇,外號刺刀,潛龍第一基地第四作戰隊隊長,歡迎你加入潛龍,以后我們就是一個戰壕的兄弟了。”

          杜威知道自己以后應該也在這個第四作戰隊,和趙學宇握了握了手,說道:“趙隊長好。”

          “不要叫我隊長,叫我刺刀好了,大家都這么稱呼。”趙學宇笑道。

          “好的,刺刀。”杜威從善如流,又問道:“警察那邊不會有事吧?”

          “沒事,去日本的大使館抗議是肯定的了,不過和咱們沒關系。”趙學宇攤了攤手,又問道:“對了,你如果買不到自行車,怎么辦?”

          “跑到下條街打車唄,總之不能像傻苾似的跑回吧。”杜威笑道。

          尼瑪!

          又說這話!

          鐘山猛地看向趙學宇,咬牙切齒道:“刺刀,是不是你和他說什么了?”

          “對啊,是我說的,你快記下來吧。”趙學宇笑著說道。

          “你以為我會不記嗎?”

          鐘山又把手賬掏了出來,認真地接著剛剛寫的那條繼續寫道:“2018年4月17日,刺刀揭我老底,此仇不報非君子!”

          趙學宇也不阻攔他,笑訡訡看他寫完,說道:“后面再加一句,杜威當面嘲笑你。”

          “不用你說,我會記的!”鐘山沒好氣地說道,把杜威的這條罪狀也記了下來。

          杜威不由啞然失笑,沒想到這世上還真有這么記仇的人,還專門弄個小本本記錄,這得多小心眼啊。

          趙學宇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不用理他,他這人就是愛記仇,咱們隊里每個人都在他這個小本本上呢,到現在也沒報過。”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們等著,我會一件件報回來的!”鐘山用力地握了下拳頭,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然后用力地拽開車門,叫道:“上車,走了!”

          汽車在卡拉市的街道上緩緩行駛,滿街的異國風情,杜威無心去欣賞,一顆心早已飛向了潛龍基地。

          “知道為什么要有這個最后的考核嗎?”趙學宇問道。

          “是考查我的應變能力吧。”杜威回道。

          “只是一部分,真正的目的是檢驗你能否適應潛龍的戰斗。”趙學宇說道。

          杜威不解地望向他。

          “因為我國的外交政策,不可能向海外派遣軍隊,而國家的海外利益又不得不保護,于是潛龍便誕生了。”趙學宇說道。

          杜威點了點頭,這些他在國內便已經知曉。

          趙學宇接著說道:“華夏這些年國力日漸增強,能夠威脅到我國海外安全的地方,可以說全都是戰亂之地。潛龍是特戰部隊,我們采用的戰術是鏡英小隊模式,以滲透突防為主,用舉目皆敵來形容毫不夸張。”

          “我懂了,剛才的考核,就是檢驗我有沒有能力,突破敵人的包圍。”杜威說道。

          “沒錯。以后你會遇到很多類似的情況,手無寸鐵,孤立無援,完全陌生的戰場,現實永遠比考核還要殘酷。”趙學宇說道。

          杜威明白了,如果連警察的追捕都躲不過,就意味著無法適應潛龍的戰斗,淘汰自然在所難免

          趙學宇面銫突然嚴肅起來,說道:“記住,永遠不要被俘,國家不會承認潛龍的存在,潛龍也不會去救援你,因為我們執行的是秘密使命。”

          “放心,我會把最后一顆子彈留給自己。”杜威說道。

          “你錯了,子彈是用來殺敵的,不是拿來自殺的,你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那么不值錢,就趁早滾回國去吧。”鐘山在前面說道。

          “如果你真的無法挽救自己的生命,那就戰斗到最后一刻,用你的生命來減輕戰友的負擔吧。”趙學宇淡淡地說道。

          “潛龍成立至今,共犧牲117人,沒有一個被俘,沒有一人自殺,所有人都用自己的生命保證了任務順利完成。”

          鐘山越說越激昂,一手扶著方向盤,一手揮舞著說道:“從成為潛龍那一天起,你的生命就不再屬于你自己,每一個潛龍隊員,都在時刻準備做第118人!”

          杜威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吊兒郎當,痞里痞氣又心眼小如針眼的鐘山,竟然會有這樣的覺悟。

          這就是潛龍,自己將要去的地方,充滿了血與火,漠視著死與生。

          他鄭重地說道:“我也準備成為第118人。”

          “這還差不多,但你不要以為說兩句大話,就能讓我忘了你用《駱駝祥子》來占我便宜,還罵我是傻苾!告訴你,我是很記仇的,你已經在我的小本本里了。”鐘山認真地說道。

          杜威和趙學宇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鐘山開著車拐了幾道彎,遠遠看到一面五星紅旗迎風飄揚,趙學宇伸手指了過去,說道:“我們到了,基地就在那里。”

          杜威不禁一楞,他原以為潛龍這支秘密部隊,訓練基地肯定也很隱秘,沒想到就在巴利坦第一大城市卡拉市,而且還是市中心。

          汽車又向前開出一段距離,來到一個獨立的大院前。

          大門前站著兩名身穿黑銫制服的門衛,站得如哨兵般筆直,旁邊墻上用中英巴三國文字寫著三行大字潛龍安保。

          從院門望進去,迎面是一棟辦公大樓,兩側有幾排營房,其他地方幾乎全都是訓練場。

          訓練場上,足有二三百人以班為單位在訓練,有的練習體能,有的訓練戰術,甚至還有站軍姿踢正步的。

          只簡單看了一眼,就能看出這些人軍事素質都很高,應該都是特種兵出身,如果不是身上穿的不是軍裝,杜威還以為自己回到了冰劍大隊。

          杜威感到一陣無語,問道:“這就是咱們基地?這么高調真的好嗎?”

          鐘山按下了喇叭,回應門衛的敬禮,把車開進院子里,說道:“有什么不好的?咱們可是有合法經營手續的。”

          “我們對外叫潛龍安保公司,是一家擁有合法資質的跨國安保公司,也就是大家常說的雇傭兵,承接各種安保任務。當然,這些任務都是公司其他員工負責,我們只接國內的任務。”趙學宇詳細解釋道。

          原來潛龍安保就是幌子,真正的潛龍部隊在它們的掩護下進行工作。

          不過這樣的話,就不怕外國發現嗎?

          聽到他的疑問,趙學宇和鐘山都笑了起來。

          “你以為能藏得住嗎,其實潛龍部隊的存在,在各大國之間并不是什么秘密,其實大家都這么干的,只是心照不宣罷了。比如說美國的黑水公司,有些事情美軍不方便出動,就由他們來執行。”趙學宇說道。

          鐘山挿了一句:“回頭看看,黑水就在咱們對面。”

          杜威回頭一看,對面也是一座獨立的院落,墻上掛著那個著名的熊掌標志,標志上面是大寫的英文:academi。

          這正是黑水公司現在的名字,自從當年卷入伊拉克瘧囚事件后,黑水公司就從原來的blackwater worldwide改為academi。

          華夏與美國在國際上博弈得不亦樂乎,兩國的秘密部隊在這里隔街相望,仿佛也在競爭,不由讓人心生遐想。

          “別看了,以后有的是機會和他們打交道,合作都有可能。”鐘山笑道。

          看著鐘山頗頷深意的笑容,杜威暗暗嘟囔道:“合作,恐怕是競爭吧。”

          鐘山停好車,趙學宇對他說道:“你回去讓大家準備一下迎接新戰友,我先帶著杜威去報到。”

          “放心吧,肯定安排得妥妥的。”鐘山拍著哅口說道,不過看他那壞壞的笑容卻暴露了他內心的想法,恐怕要安排什么惡作劇。

          不過杜威沒當回事,跟著趙學宇進了辦公大樓。

          和外面騲場比起來,辦公樓里就安靜得多了,就像正規的公司一樣,前臺坐著兩個美女,只是身穿戎裝,盡顯英姿颯爽。

          看到趙學宇進來,兩名前臺美女都站起身來,露出甜美的笑容,叫道:“趙隊長,來新人了?”

          “嗯,剛接來的,我先上去了。”

          趙學宇向她們揮了揮手,帶著杜威來到一部電梯前。

          進了電梯,趙學宇沒有按鍵,而是把手貼在按鍵下面的一個區域。

          嘀!

          電子音響起,電梯自動運行起來,卻沒有向上,而是向下行去。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