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第七章 第四作戰隊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大約十秒鐘后,電梯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外面是一個二十平米左右的密閉房間,左右靠墻擺著兩排鐵皮柜,四名全副武裝、面銫冷峻的戰士,站在電梯對面,槍口正對著這里。

          如此森嚴的守衛,這才是傳說中神秘的潛龍應該有的樣子,如果還像外面的樣子,杜威都要懷疑自己被敵特誆騙過來了。

          趙學宇早就司空見慣,一臉淡然地走出電梯,說道:“哥幾個辛苦了。”

          “刺刀回來了,這就是從國內來的新人?”一個戰士問道。

          “對。”趙學宇點頭道。

          見趙學宇沒有介紹自己,杜威就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向那四個戰士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先到這邊來,”趙學宇帶著杜威來到旁邊的柜子,“把身上的電子產品都拿出,隨便找個空柜放進去。”

          說著,他先把手機,手表都摘了下來,打開一個柜子放了進去,杜威也跟著毖手機等電子設備都放到柜子里。

          兩個戰士拿著手持電子檢測儀走過來,說道:“刺刀,老規矩,配合一下。”

          “應該的。”

          趙學宇很自然地張開雙臂,杜威在旁邊有樣學樣,那兩個戰士在兩個人身上從上到下,仔仔細細檢查了個遍,這才說道:“好了,沒問題了。”

          另外一個戰士按下墻上的按鈕,墻上的門自動滑開,露出一條只有一扇門的通道。

          “我們先進去了。”

          趙學宇向幾個戰士揮了揮手,帶著杜威走進去。

          他們剛進去,身后的大門便自動關上。

          “進去就是我們潛龍第一基地的總部了,因為涉及一些機密,所以防衛嚴密了些。”趙學宇隨口解釋道。

          “他們也是潛龍隊員?”杜威問道。

          “也算是,不過只負責內衛,不外出執行任務。”趙學宇說道。

          通道很短,只有十來米長,說話的工夫兩個人已經來到對面的大門。

          大門自動打開,里面是一條走廊,兩側有許多房間,走廊里還有七八名全副武裝的戰士。

          趙學宇沒有過多介紹,杜威知道其中涉及保密,便按照保密條令要求,不該問的不問,跟著他來到一個房間門前。

          “對了,進去后不要敬禮,從現在開始,忘掉你的軍人身份。”趙學宇說道。

          “知道了。”杜威應道。

          趙學宇這才敲響了房門,里面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進來。”

          推門進去,是一間辦公室,辦公桌后面坐著一個面銫威嚴的中年男子。雖然他穿著便服,但與趙學宇和鐘山不同,從看到他第一眼起,杜威就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濃濃滇濟血兵味。

          “大隊長,這就是杜威,回來的路上按照規定對他進行了最后考核,考核順利通過,耗時18分47秒。”趙學宇說道。

          杜威下意識地想要抬手敬禮,又想起趙學宇剛才的話,忙又停了下來,大聲說道:“杜威前來報到,請指示。”

          大隊長上蟼愋細打量著杜威,緩緩說道:“杜威,22歲,原東北軍區冰刃特戰大隊隊員,上等兵軍銜,入伍前為特技跳傘運動員,擅長格斗……”

          杜威筆直地站著,聽大隊長如數家珍般說著自己的個人信息。

          大隊長點了點頭,說道:“嗯,很不錯,你們父子和潛龍都挺有擁的。”

          “大隊長認識我父親?”杜威問道。

          “二十四年前,我考核過你的父親,可惜因為一點意外他沒能過關,你能加入潛龍,他的在天之靈應該安息了。”大隊長說道。

          杜威終于確定了,鐘山之前說的正是自己的父親,心中不禁有些傷感。

          “你就去第四作戰隊,關于潛龍具體情況,由學宇負責給你介紹。”大隊長說道。

          “是,那我先帶杜威去辦其他手續。”趙學宇說道。

          “去吧。”大隊長說道。

          手續并不繁瑣,趙學宇帶著他采集了指紋掌紋還有虹膜等一干信息后,領取新的證件潛龍安保公司的工作證,還有一塊刻著他名字的金屬銘牌,也就是所謂的“狗牌”。

          趙學宇親手把狗牌交給杜威,說道:“從現在開始,你是真正的潛龍了。”

          杜威用力地握緊狗牌,眼中閃起點點淚光,喃喃地說道:“爸爸,你看了嗎,我終于成為潛龍了!”

          趙學宇知道他們父子的事情,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說道:“走吧,我帶你去認識一下咱們隊的其他人。”

          兩人原路返回,拿上自己的物品,出了辦公樓來到后院。

          后院分成兩部分,左邊是一棟五層高的樓房,右邊則獨立成一個院落,里面有八排獨立的兩層小樓。

          “這邊是潛龍安保員工的營房,那邊就是咱們的營房了,從左往右數第四棟,就是咱們隊的,記得進門要刷狗牌。”趙學宇介紹道。

          “總共八個作戰隊?”杜威問道。

          “嗯,一隊二隊在外面執行任務,其他隊訓練呢,咱們隊的人因為你要來,都在里面等著歡迎你呢。”

          趙學宇用狗牌刷開院門,領著杜威來到第四隊的營房,剛進門就看到門廳里分兩側站著六個人,鐘山也在其中。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大家一起鼓起掌來,如果都戴上紅領巾,手里再拿著鮮花,和歡迎外賓的小學生沒什么兩樣。

          杜威向大家敬了個軍禮,說道:“謝謝大家,我叫杜威,以后請多多關照。”

          “記得以后不要敬禮,你現在已經不是軍人了。”

          趙學宇拍了拍杜威,然后對眾人說道:“好了,我們到會議室去說。”

          杜威跟著大家進了一間小會議室,各自坐下后,趙學宇介紹道:“這位我就不用多說了,我們新來的隊員,杜威。大家再次鼓掌歡迎。”

          掌聲再次響起,杜威也站起來,再次打招呼道:“大家。”

          “杜威坐下吧,我來給你挨個介紹一下,”趙學宇先指向左手邊的一個表情木訥的漢子,“這是我們隊的老大哥,金鑫,在隊里擔任狙擊手,外號石頭。”

          “金大哥好。”杜威起身打著招呼。

          “叫我石頭。”金鑫悶聲說道,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別在意,石頭就是這樣,能和你說四個字已經不容易了。”

          趙學宇說著又指向坐在金鑫身邊,長著張娃娃臉的小伙,說道:“這是石頭的搭檔,劉響,外號羊倌。”

          狙擊手的搭檔自然就是觀察員了,劉響很認真地說道:“杜威,你得管叫我哥啊,我比你還大一歲呢。叫倌哥就行了,咱們這里都叫外號,不叫真名。”

          “倌哥好。”杜威說道。

          “哈哈,你上當了,我比你還小!”

          劉響得意地笑了起來,就像個惡作劇成功的熊孩子,看得杜威一陣無語,對他是不是潛龍隊員深表懷疑。

          其他人看上去早就習慣了,趙學宇接著介紹道:“這是王克,隊里的爆破手,外號老驢。”

          王克臉上長滿了青春痘,不過這個外號實在不大雅觀,杜威不知道該怎么稱呼才好。

          不愧是爆破手,心思就是細膩,王克看出杜威的為難,笑著說道:“沒事,你叫我老驢就行了。”

          “呃,好吧,驢哥好。”杜威說道。

          王克一拍大腿,說道:“就憑你這聲哥,以后看想看片找我,好使!我剛搞到一部,還沒上映呢。”

          看片?

          杜威嘴角抽了兩下,他這得多饑渴,難怪臉上長了那么青春痘。

          “老驢,又有新片了?”鐘山見縫挿針問道。

          “記我的仇還想看片,做夢去吧。”王克說道。

          鐘山哼了一聲,說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老浉給你找的嗎,我找老浉要去。”

          “不給!”坐在王克旁邊那個文質彬彬的青年干脆利落地說道。

          “好,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鐘山立刻掏出小本本,在上面鄭重其是地寫下了他的罪狀,逗得其他人大笑不止。

          趙學宇忍著笑,對杜威說道:“他就是老浉,我們的黑客專家,也是隊里的通訊員。”

          老浉豎起手掌向杜威擺了擺,一本正經地說道:“魏山河,如果老驢不給你片兒看,可以找我。”

          “那個謝謝了,不過我沒這個癖好。”杜威說道。

          “你這個小鬼思想有問題啊,”老浉用手指點著杜威,老氣橫秋道:“你想哪去了,我們說的是還沒上映的大片,不是你想的什么東京不冷,至于那些什么井空,什么波多,什么小澤,什么蘿拉的我都不知道,我是純潔的教……”

          “行了,你還想知道什么?差不多就得了,別帶壞新同志。”

          還沒被介紹的那個身材矮小的漢子打斷的魏山河的話,向著杜威擺了擺手,主動說道:“我叫李暢,外號老貓,隊里的偵察員,以后都是一個坑里打滾的兄弟,有事盡管吱聲。”

          終于見到個正常點的人,杜威松了口氣,說道:“謝謝貓哥。”

          “客氣什么。對了,別人你不用防,防著點騾子就行了,”李暢伸手指著鐘山,“這小子心眼最小又記仇,剛才還讓我們整你呢,可惜沒人搭理他。”

          “臥槽,老貓你記住了,再掛彩了別指望我救你!”

          鐘山怒罵了一聲,繼續在小本本上寫了起來。

          “呵呵,說得好像你救過我似的,哥這些年就沒掛過彩!”李暢冷笑道。

          趙學宇笑著向杜威解釋道:“鐘山是衛生員,你別看他叫得歡,還從來沒公報私仇過。”

          這就是第四作戰隊全體人員。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