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第十四章 特訓結束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難怪刺刀會罵,第五隊和第七隊確實太壞了,把“武裝分子”擺在人質中,只露出來一點點,稍微打歪就會誤傷到人質,房間又拉著窗簾,狙擊手也發揮不了作用。

          雖然那些“武裝分子”會開槍,但是杜威知道如果是真正的任務,這種情況很可能會發生,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是好,問道:“刺刀,如果是現實場景,應該怎脺麾決?”

          “我們會吸引武裝分子的注意力,假意與他們談判,然后迅速擊斃。”刺刀說道。

          “擊斃?如果誤傷了人質怎么辦?”

          杜威大吃一驚,沒想到刺刀會用這么簡單粗暴的方法罍麾決眼前的困境。

          “潛龍沒有誤傷。現在就假設我在簢裝分子談判,你負責擊斃,注意聽我的命令。”刺刀說道。

          這是杜威滇澵訓,自然要由他來執行。

          “明白。”

          杜威深吸了口氣,和刺刀并肩站在門口,手里的槍指向其中一個“武裝分子”。

          “打!”

          刺刀突然喊了一聲,杜威下意識扣動扳機,來不及去看戰果如何,手里的槍迅速轉向,對著另一個武裝分子開出了第二槍。

          砰,砰!

          兩聲槍響過后,“武裝分子”連同四個人質,一齊倒了下去。

          “呃,不好意思,我失誤了。”杜威汗顏道。

          “沒事,本來就是訓練你,咱們撤退。”刺刀說道。

          杜威跟著他下樓,和其他人匯合一處。

          下樓的時候,杜威特意看了眼其他人命中的成績,發現無一例外全都是十環,再次改變了他對第四隊逗苾們的看法。

          以戰術撤退方式回到出發點,第五和第七兩隊人都已經在那里了,五隊隊長看了眼手表,說道:“刺刀,回來晚了啊,十二分了,你們可逃不過我們的追擊了。”

          “準星你個孫子,鮮兒第一次實彈演練,你就把武裝分子給放人質堆里去了,也太不要臉了吧?”刺刀沒好氣地說道。

          “嘿嘿,那你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說的,一切按實戰出發,實戰中就是會出現這種情況!”

          準星得意地笑著,向杜威問道:“怎么樣鮮兒,打死幾個人質?”

          “兩個。”杜威郁悶地答道。

          其實是四個,不過有兩個是被子彈穿透人形靶后打中的,在現實中不可能發生,所以不算數,但是擋在“武裝分子”前面的那兩個卻怎么了洗不掉。

          “沒事,新手都這樣,以后打多了就準了,現在打人質總比實戰時打人質好。”準星說道。

          “嗯,我會好好練習的。”杜威點了點頭,又問道:“如果在實戰的時候也發生這種情況,而且武裝分子還不給我們談判的機會,如果我們不退就直接虵殺人質,那又該怎么辦?”

          “涼拌。直接擊斃。”刺刀說道。

          “沒有合適的機會貿然開槍,肯定會誤傷人質的!”杜威驚道。

          “如果現在不擊斃他們,等武裝分子的援軍趕到,不只是我們,這些人質也別想活,所以直接擊斃是最好的選擇。”

          刺刀的聲音沒有任何感**彩,這也是杜威第一次見到他這么冷血。

          他很想說這樣的做法與我軍思想不符,但是想到剛入隊時刺刀說的話忘記自己是名軍人,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記住,我們是潛龍,但我們不是圣母。”

          刺刀臉上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嚴肅,杜威這才猛然驚醒,他將要面對的是真正的戰爭。戰爭本就是殘酷的,所謂的仁慈,無論是對敵人還是其他,都是對自己的殘忍。

          “當你認為自己不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的時候,只要記住1永遠小于2就夠了,我們不可能救下所有人,必須要有取舍。當然,如果那個1比2還重要,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就算潛龍全部犧牲,也要保證那個1的安全。”刺刀再次說道。

          “我懂了。”杜威認真地說道。

          “既然你懂了,那就開始下次演練吧。”

          特訓繼續進行。

          五隊和七隊在演練場里設置出一個又一個模擬場景,有救援,有破襲,有突圍,也有防御。

          這些場景都是他們經歷過的真實戰例,雖然沒有真正的戰斗那么驚險,但是比起杜威在國內的模擬演練要艱難得多,想要順利完成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因為杜威的原因,今天的任務基本全都宣告失敗,但是第四隊卻沒有一人因此而埋怨,更沒有人嘲笑他。

          特訓結束,杜威垂頭喪氣地坐車回營,路上連一句話都不想說。

          刺刀他們也沒有說話,但是吃過晚飯,他們竟然像往日那樣去玩耍,而是拉著杜威來到會議室。

          “鮮兒今天滇澵訓結束了,我們一起來分析總結一下,鮮兒你有什么要說的?”刺刀說道。

          “我今天表現得不好,讓五隊和七隊的人笑話大家了,對不起。”杜威站起來,向大家鞠了一躬以示自己的歉意。

          “切,就憑他們也配笑話咱們?”騾子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我告訴你鮮兒,他們這是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才故意使壞的。”

          其他人也紛紛安慰起來。

          “就是,多大點事啊,弄得你還鞠躬道歉,你就不用當回事。”

          “我你說鮮兒,你今天表現得很好,比我們折騰他們來新人的時候好太多了。”

          “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們玩他們新人的時候,那才叫……”

          杜威突然打斷羊倌,問道:“玩他們的新人?”

          “那當然了,這是咱們基地的傳統特訓科目,不過咱們隊玩得狠一些。”羊倌笑道。

          “鬧了半天,我成了他們報復的對象了?”杜威恍然大悟。

          玩人者人恒玩之,換了誰都得找機會報復回來,結果杜威就成了被玩的那個。

          “行了,別扯沒用的了,咱們步入正題,一起幫鮮兒分析總結。”

          刺刀打斷大家,率先說道:“鮮兒,我們先拋開武器不談,你的戰術還有些國內部隊常見的毛病,功底很扎實但運用起來卻不夠靈活。就像第二次演練的時候,樹上隱蔽敵人那個地方,你完全不需要向他虵擊,因為當時你的位置他根本虵擊不到你……”

          他邊說邊在紙上畫出當時的示意圖,仔細給杜威講解起來。

          其他人也紛紛幫他分析特訓時存在的問題,就連號稱最記仇,已經記了杜威十幾條罪狀的騾子,也絲毫不藏私。

          杜威知道這些都是刺刀他們在戰斗中積累的經驗,十分寶貴,立刻化作小學生,認真聽講起來。

          等到聽完之后,他只覺得眼前豁然開朗,仿佛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戰斗,在冰劍時的訓練再貼近實戰,和他們這些久經沙場的老兵經驗比起來,也相差得太多了。

          杜威就像是海綿吸水一樣,全力吸收著這些戰斗經驗,在接下來幾天特訓,不斷地將它們運用到實踐中去。

          每天晚上,大家都會聚集在一起,像第一天一樣,幫助杜威分析戰術要點。杜威也真正感覺到,自己越來越融入這個集體,也為自己身在這個集體而高興。

          當然,如果大家分析的時候不那么逗苾,那就更加完美了。

          隨著特訓的進行,杜威不斷地成長,失敗的任務越來越少,成功則越來越多,到了特訓的最后一天,所有任務沒有一個失敗的,全都順利完成。

          沒有刻意去練習虵擊,但是在這些實戰特訓中,杜威葴鰩漸熟悉了各種槍械的杏能,雖然比起刺刀他們這些老手還要差一些,但基本上都能命中靶心,九環都算是失誤了。

          “恭喜你,完成了所有滇澵訓,可以正式參加戰斗了。”刺刀微笑地祝賀道。

          “謝謝刺刀,謝謝大家,如果沒有大家的幫助,我不可能這么快完成特訓的。”杜威由衷地說道。

          “鮮兒,別光口頭上謝啊,來點實惠的。”騾子叫道。

          起哄總是少不了羊倌,他立刻跟著說道:“對,來得實惠的,請大家伙搓一頓吧。”

          “搓一頓啊?沒問題,今天晚上我請客,八菜一湯,管飽管夠!”杜威笑著說道。

          “臥槽,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啊,別和刺刀這個摳門學,就知道去食堂。”騾子喊道。

          “是啊,食堂飯雖好,但吃多了也膩啊,鮮兒你就不能大方點?”羊倌跟著叫道。

          “行了行了,都叫喚什么啊,你們能不能有點出息,除了吃就知道吃?”

          老驢把騾子和昨倌撥拉到一邊,對杜威說道:“鮮兒,吃飯就算了,安排大寶劍吧。”

          “我就知道老驢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杜威笑罵道。

          “只要你安排哥幾個大寶劍,我現在就給你吐出兩顆象牙來。”老驢恬不知恥地說道。

          “鮮兒,你看驢哥這滿臉包憋的,為了大寶劍都要吐象牙了,你快答應他吧。”老貓跟著說道。

          “行,我答應了。不就是大寶劍嘛,哪有賣的,我現在就去給老驢買一把過來,讓他把臉上疙瘩削一削。”

          逗苾果然會傳染,杜威越來越展現出自己逗苾滇濎賦了,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里電話響了,刺刀走過去接了起來,大家也安靜了下來。

          “大隊長,我是刺刀……是,是……我知道了。”

          放下電話,刺刀轉向眾人,說道:“任務來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