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hysn0"><legend id="hysn0"></legend></menuitem>
  • <video id="hysn0"><optgroup id="hysn0"><rp id="hysn0"></rp></optgroup></video><tr id="hysn0"><font id="hysn0"><kbd id="hysn0"></kbd></font></tr>
    1. <th id="hysn0"><video id="hysn0"><span id="hysn0"></span></video></th>
      江苏11选五江苏11选五官网江苏11选五网址江苏11选五注册江苏11选五app江苏11选五平台江苏11选五邀请码江苏11选五网登录江苏11选五开户江苏11选五手机版江苏11选五app下载江苏11选五ios江苏11选五可靠吗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導航 熱門

      第二十章 計劃進行時
      上一頁 | 返回書頁 | 下一頁
          看到老貓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著求饒的慫樣,杜威不由暗暗翹起拇指,這演技太苾真了,秒殺那些小鮮肉不知道多少倍,換作是他絕對做不到。

          “呵呵,你不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官員嗎,怎么給我跪下了?”納卡冷笑著問道。

          “納卡先生,我不是聯合國的,我就是一個木匠,您,您千萬別開槍。”老貓哭著說道。

          “那證件怎么來的?”納卡問道。

          “花五百塊錢辦的。”老貓哭喪著臉答道。

          納卡嘴角抽了一下,沒想到把自己都騙過去的證件,只要五百塊錢。

          他又用槍指了指杜威,問道:“那他呢,中南海保鏢?”

          “他也不是中南海保鏢,原來是特種大隊的,犯了錯誤被除名了,跟著我出來弄點錢花。”老貓說道。

          聽說杜威是特種兵,納卡眼睛微微一縮,問道:“犯了什么錯誤?”

          “打傷一個流氓。”杜威面無表情道。

          “打傷流氓會被除名,你逗我?”納卡冷笑道。

          “那流氓有背景。”杜威說道。

          “你覺得我會信嗎?”納卡問道。

          “納卡先生,真的是這樣。小杜被除名后回去把那個流氓給做了,現在正被通緝呢,要不我們能跑到這邊來嗎?”老貓說道。

          “我會去查證,不過他被通緝,你跟著過來干什么?”納卡又問道。

          “我,我也被通緝了,就是犯的不是一個事,我是因為組織傳銷被通緝的。”老貓說道。

          納卡在賭場和華夏人接觸得多,也聽說過華夏的傳銷,仔細想想他剛才說的那個1040陽光工程好像就聽人說過,難怪剛剛覺得有些耳熟。

          “原來你是做傳銷的,居然敢騙到我的頭上,你真活膩了。”納卡冷聲說道。

          “納卡先生,我不是騙你,我,我是真的想和你合作,要騙也是騙來這玩的華夏人。你也知道,干我們這行的,什么時候都得裝到底,不然容易露餡。”老貓訕訕地說道。

          “想簢作,你也配?你拿什么簢作,就這破玩意嗎,”

          納卡用槍撥拉下那個玩具手雷,但是指著杜威的槍始終沒有移開。

          “納卡先生,我們合作對雙方都有好處。你們賭場要的人,但是輸光了就走了,我可以用傳銷給他們洗腦,讓他們拉更多的人來,你們也能幫我們控制這些人,不讓他們逃跑,你看是不是都有好處?”老貓陪著笑臉問道。

          納卡本來想審完這兩個騙子,就把他們沉河里去,但是聽完老貓的話,心中不由一動。

          前兩天從波敏登上校那里傳來的消息,華夏官方很可能已經知道人質事件了,眼下正在求證。

          繼續關押,早晚會被華夏知道,可要是把人放了,就等于把罪證交給華夏。

          當然還可以把人全殺了,毀尸滅證,讓華夏查無可查,但是誰也不敢。

          金三角那位毒梟骨灰還沒涼透呢,他才只殺了十幾個人,而這里卻是四百多人。

          這么多條人命一旦走漏了消息,必將引來華夏的怒火,就連他們的幕后老板波敏登上校也接不下。

          于是乎,這些人質曾經是他們的搖錢樹,現在卻成了燙手山芋,殺不得放不得,只能先找隱蔽的地方繼續關押,先拖過華夏求證再說。

          但是老貓的話,卻讓他有個新的想法。

          如果把這些人質交給老貓,讓他進行洗腦,這樣他們就從被賭場關押的人質變成了進入傳銷組織的人,與賭場沒有半點關系,就算被華夏官方發現也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當然,如果這樣騲作的話,還有些漏洞,比如人質被華夏解救后會不會把真實情況供出來,老貓會不會反水,這些都要解決,不過都不是大問題。

          納卡越想越覺得可行,決定先留下這兩個騙子。

          他仍然用槍指住杜威,把指著老貓的槍放下,這種廢物沒有危險,那個特種兵才應該小心。

          納卡從身上嫫出手機,居然是一部老掉牙的諾基亞功能機。

          作為富豪賭場的副手,他當然不是沒有錢買智能手機,而是對于他們這種人來說,功能機要更加安全。不用擔心被人在手機里種下木馬竊聽,危險的時候又可以快速撥號,都是智能手機無法做到的。

          納卡熟練地單手解鎖,撥出一個電話,說道:“你們上來吧。”

          過了不到五分鐘,房門被人打開,走進四個彪形大漢。

          杜威和老貓對他們能打開房門并不意外,別忘了這里是穆解,納卡又是最大賭場的副手,從酒店拿到鑰匙再容易不過了。

          “把他們帶走。”納卡說道。

          “是。”

          四人走了過來,杜威身上的肌肉猛地繃緊,納卡立刻把手里的槍往前遞了一下。

          “不要反抗,也不要指望拿他們當人質,我真的會開槍。”納卡警告道。

          老貓也急忙說道:“小杜,放心,納卡先生不會殺我們的。”

          納卡不由笑了起來,問道:“你怎么這么肯定我不會殺你們?”

          “納卡先生,您要想殺我們,還用得這么麻煩嗎,早就直接開槍了。”老貓陪著笑說道。

          “呵呵,我只是喜歡把人沉到河里喂王八。”納卡冷笑道。

          “不要啊,納卡先生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孩子……”

          老貓扯著嗓子嚎了起來,納卡很滿意他的反應,笑著說道:“那就看你聽不聽話了。”

          “我聽話,我聽話,納卡先生你讓我干什么我都干,只要留下我這條狗命就好。”老貓哭著乞求道。

          “你呢?”納卡看向杜威。

          “只要給錢,我什么都可以做,包括殺人,但不能有損我的尊嚴。”杜威冷聲說道。

          這種回答很符合他現在的身份,頷冤除名,憤而殺人滇澵種兵,放棄了曾經的信仰,但卻不會放棄自己的尊嚴。

          納卡點了點頭,這樣人如果用好了,就是最得力的助手。

          “去,把他們東西都找出來。”納卡吩咐道。

          杜威和老貓身無長物,只帶一個密碼箱,納卡讓老貓打開,里面滿滿地都是錢。

          “沒想到你們跑路還帶這么錢。”納卡笑道。

          “那個納卡先生,除了上面一層,都是假的。”老貓弱弱地說道。

          納卡伸手一翻,還真像他說的那樣,每疊錢除了最上面一張外,下面的都是銀行的點鈔練功券。

          “瑪的窮鬼!”納卡罵了一句,指著老貓身上的首飾問道:“你身上這些呢?”

          “也是假的,在滇南批發市場三百塊錢買的。”老貓哭喪著臉說道。

          納卡差點沒氣吐血,自己堂堂富豪賭場二把手,就這么被騙過來,如果不是他們還有點用,真想現在就全崩了他們。

          “都踏馬給我帶走!”納卡沒好氣地說道。

          “走!”

          四個手下推搡著二人,老貓很是配合,乖乖地跟著他們走,杜威卻晃了下肩膀,說道:“不用推,我自己會走。”

          “瑪的還挺橫,信不信老子現在廢了你?”一個手下怒道。

          杜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如果這里不是穆解,你已經死了。”

          “臥槽!”

          那手下抬手就要打,納卡喝道:“行了!”

          “納卡先生,這小子不教訓不行。”那手下說道,但沒有真的動手。

          納卡走了過來,問道:“你不服氣?”

          “服氣,服氣!”老貓在旁邊搶著回答。

          “我沒問你。”納卡冷聲說道。

          老貓縮了下脖子,低聲對杜威說道:“小杜,你要犯倔可別拖累我。”

          杜威斜了他一眼,怨氣十足說道:“要不是有你個廢物,他們能抓得住我?踏馬的,當初怎么就上你當了,跟著你跑出來。”

          見杜威這么自信,納卡很想在這里試試他的身手,不過想到傳言中他的身手,說道:“既然你這么有自信,等回去后讓我看看,如果真的有本事,跟著我干,不會讓你吃虧的。”

          杜威點了點頭,轉頭時和老貓不經意對了個眼銫,計劃順利。

          如果不是為了打入敵人內部,得到人質的確切位置,就算他們都拿著槍也抓不住杜威和老貓,連這么幾頭爛蒜都解決不了,還有什么臉在潛龍呆著?

          四個手下押著杜威和老貓,把他們的東西都帶上,出了酒店上了車,向富豪賭場開去。

          路上,納卡打了個電話,說道:“大熊,我是納卡,幫我辦件事,查查有華夏警方沒有發布這兩個人的通緝令。一個叫李暢,一個叫杜威,身份證號是……”

          他照著從兩個人身上搜出的身份證,念給對方。

          過了不到十分鐘,手機就響了起來,納卡接了起來。

          “嗯,我知道了,還得麻煩你把通緝令發到我郵箱里。就這樣,謝謝了兄弟。”

          掛斷電話,納卡捏著下巴沉思起來,反復權衡剛才想法是否可行,不知不覺就到了富豪賭場。

          “納卡先生,到地方了。”一個手下提醒道。

          “嗯,找個房間把他們先關起來,派好人把守,尤其小心那個長得俊的,他是華夏滇澵種兵。”納卡吩咐道。

          “是。”

          四個手下押著杜威和老貓離開,納卡則快步來到索吞的房間,敲門進去,只見滿房間都是煙。

          納卡知道,索吞平時不吸煙,只有于遇到極為棘手的事情時,才會這樣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他顧不得說老貓的事,急忙問道:“大哥,出什么事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江苏11选五{{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